《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第1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啊。啊。啊。”殿内的笑声延续不到多久,便传来了惊恐的声音。充满了害怕,自责和仇恨。“不,不要。”



王母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急忙收回了泪水,一探究竟。从发髻上摘下了一个金簪。左手执簪,右手聚集灵力。食指和中指并齐,凝神念起咒语。一道幽绿色的光随着咒语的念出笼罩在了金簪上。王母用金簪在结界口划出了一道透明的墙壁,明显的看到了里面的一切。



那个曾经文质彬彬的男子,刚刚却说了‘老子’这两个字。那个曾经风流倜傥的男子,如今一头长发蓬松的散落着。衣服还是当日她破瓜之典那身让众神都不予苟同的红色新郎装。“皇兄,你这是何苦。”低吟着,泪水再次滑落,她算不算是罪魁祸首?



王母情殇



“谁,汐儿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昊天开始疯狂的巡视着每一个角落,找寻没有他弑母的一个小角落,他感觉到是她来了,一定是她来了。



可是他怎么找就是找不到,没一面都是他弑母的片段,不断的重复着,不断的吞噬着他,他一定要出去,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王母把头上的六根金簪都拔了下来,一只手分别夹着三支,掌心溢出了一团小小的圈体,围着金簪绕圈圈。随后又迅速的把金簪重新扎回头发上。殿内的幻象也随着金簪的收回而消失了。昊天这回清楚的看到了她。这也行是她目前唯一能做的了,幻象会持续三天被金簪控制住,三天之后又恢复正常。这样的场面她多看一眼都想立刻死去。皇兄竟然这样熬了一百年,一百年啊。



“皇兄,你还好吗?”王母从嘴里艰难的挤出了这句话,一句废话,这样的日记能好吗?她在锦衣玉食的时候,他却在这饱受苦楚。



他看到她了,朝思暮想的她,盼了多久他也忘记了。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他过了多久?能坚持下去不就只是因为她吗?她来了,终于来了。她还是那么美,穿着一套白色不多加修饰的素衣,让他忘记了她现在的身份。她少了孩子气的天真,多了一份女人的妩媚,他爱的她依旧是那么美。不像他~~~不,不能让她知道他过得不好,他会出去的,他要给她幸福。“好,我很好。汐儿你怎么来了?”仓促的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他不想让她看到这样的她。



王母看到他这样的举动,跨过透明墙壁迈了进去。在这个地方多带一会她的灵力就会减少一分,要恢复必须要好好调养。可是此时的她顾不得那么多了。从怀里掏出了桃木梳“皇兄,让汐儿来吧。”



他只是看着她,任她摆布。王母变出了一把椅子,让他坐下去,紧接着又变出了铜盆和瓢子。桃木梳用水浸湿了。



王母情殇



。一下一下的梳理着那一头早已因枯燥而打结的青丝。每梳到一个结就像是王母的心头一个结,泪水滴落到铜盆之中,和着水清洗着他的头发。



洗净后的长发湿漉漉的,王母又聚力吹了一口大地之前让头发瞬间变干,吹完气之后王母再次感到自己的体力已经快不行了,结界的引力实在太大,她耗费的时间和灵力都过多,可是她依旧强颜欢笑。暗暗想着‘皇兄在这呆近了一百年,这点引力又算什么?’自嘲着。



空气中传来了淡淡的清香味,这个味道是刚刚王母呼出的。多久了,这个鬼地方终于有了别样的气息,是他最爱的汐儿带来的。



“皇兄,还记得这个吗?”王母把手放到了男子的面前掌心变出了一只白玉簪子。昊天一看,眼神呆滞了,“还留着?”



“一直都留着,还喜欢吗?我帮你挽上。”风轻云淡的语气把保留玉簪的意义一笔带过,手依旧机械的动着,见男子没有开口心领神会的帮他梳了一个髻,用白玉簪子固定。



变出一枚铜镜放到了他面前“看看好看吗?很久没梳,生疏了。”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他笑了笑。她还是喜欢看他清秀的样子,帮他梳的还是永恒不变最简单的造型。以前她为了偷懒总是调皮的说“我皇兄是整个仙界最好看的人,梳个最简单的发型给那些自以为好看的家伙一点面子。树大招风你说对不对呀皇兄?”那个时候他就只能附和着她。



“皇兄。”王母正打算说写什么就被男子打断了。



“汐儿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残忍?我仍旧爱你,现在也有了能力给你荣华富贵,你可不可以把那些话咽下去。”已经料到王母要说什么,可是他没有勇气听下去,他以为他可以听,但现在他才发现他根本做不到。



王母跪到了男子的面前,不断的磕着响头“皇兄,汐儿求你,汐儿求你了。”



昊天见状以及,连忙起身,双手撑在王母的肘下。“汐儿,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王母情殇



王母不停歇的做着同一个动作,额头已是红红的一片。这样的举动看在昊天的眼中是一种心痛,一种讽刺。一怒之下大吼“够了。够了。”



“皇兄~~~”王母停下了动着,含着泪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昊天转过身让自己背对了她,他怕看到她的眼睛他会放下自己的决定了。苦苦等了一百年,难道真的要放弃?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他要夺回属于他的一切。“汐儿你回去吧。”



“皇兄你真的不决定放手?”



“我被关在这里的时候,你可曾想过要别人放手?他们有放过我吗?现在我有能力了,宜沥那小子就叫你来当说客,他还是不是男人?窝囊废一个。”手重重的握在了刚刚王母变出来的椅子,眼睛一撑大,椅子在接触到他手的瞬间,化为灰烬。



王母被眼前的举动吓了一跳。在结界里面还可以发挥这样的灵力,那大皇兄的功力是到了那个境界了?难道真如玉帝说的是——天劫?



“汐儿你不该来。如果你只是为了你‘一家人’的安危你就不该来,这样也许我还会放手。”昊天特意把‘一家人’三个字加重了,低落的声音传进了王母的耳里。她还是跪着,可是心灵的疼痛早已让她失去了任何感觉,就连结界摄心的都没有任何感觉了。她有什么资格要求他放手呢?她真的好自私好自私。正如他所说的,他在受苦的时候她在哪里?



无力的起身,由于跪得太久,腿都麻痹了。刚一起身便一个踉跄跌坐回去。昊天还是不忍心看着她难受,听到碰触的声音就迅速的转身,看到王母的脸色已经惨白,低吼一声“该死的,刚刚怎么没发现。”掌心凝力,将体内的真气灌输到她的身上。“汐儿好些了么?”



“不碍事,我不便多留,皇兄保重。也许他日相见,我们会兵刃相对了。”昊天的真气让王母缓和了过来。也明白自己不可能在说些什么,没资格吧。吃力的起身,甩开了昊天的搀扶。



王母情殇



“不碍事,我不便多留,皇兄保重。也许他日相见,我们会兵刃相对了。”昊天的真气让王母缓和了过来。也明白自己不可能在说些什么,没资格吧。吃力的起身,甩开了昊天的搀扶。“皇兄,今非昔比。”不再回头看昊天的神情,她只能一直往前走,没任何留念的机会。过去的只能过去。该面对的她会和她的家人一同面对。



今非昔比,今非昔比。她是在暗示他们现在的身份吗?“哈哈哈,哈哈哈。汐儿,你真的好狠心,真的好狠心。你知道这样我连放手都做不到了吗?你知不知道?”王母的离开,只是留下了越来越渺小的背影消失在昊天的黑眸中。昊天突然感到自己的可笑,他苦苦等待出去的时机,只是因为她因为她。



而她今日去站在他面前求他放手。可笑可笑真可笑。他是应该笑的,可是灵力在身上乱串,让他难受的紧。愤怒,除了愤怒还是愤怒。两团黑色的物体在手中冉冉升起,奋力一推,打到了结界的墙壁上。物体碰触到墙壁的时候便凭空消失了。



“哈哈哈,差不多了,差不多了。那些曾经阻止过我的废物,你们等着吧。”昊天的眼睛变成了狰狞的红色,仇恨冲出了他的理智,狂笑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凌霄殿。



“玉帝,微臣认为应该派人正是‘天之涯’了。”大殿之上的人都在议论纷纷,太白金星一甩手中的佛尘,步入殿中。弯腰行礼,道出意见。



龙椅上的玉帝面色凝重,他知道王母一定还是背着他去看了昊天。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诸位爱卿,现在在去守护也于事无补了,诸位近期多加留心便是。朕自有定夺。”



“臣遵旨。”众仙唯唯诺诺,既然玉帝胸有成竹,他们也就不在去理会什么。只是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一丝顾忌,昊天当日的灵力那么强,若非是老王母之死让他分心根本无人可以困住他。他日出来的话,灵力肯定倍增,到时候仙界谁能抗衡?



诱惑



“柳嘉,你的电话。”正把身体缩成一团在椅子上上网看八卦的念柳嘉被冉雨一把推到了电话旁。电脑配椅下面带着轮子,所以一下子就被推开了。冉雨鸠占鹊巢,把位置给霸占了起来。“估计一个甜蜜蜜的电话粥会煲很久,时间不能浪费哟。”坏坏一笑,开始玩起游戏。



念柳嘉只能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拿起话筒。



真如同冉雨说的,接到了电话念柳嘉就开始没玩没了,直到对方约好今晚吃饭的时间才挂上了电话。



听见了念柳嘉走进的脚步声,冉雨讪讪一笑。“我就说嘛,那小子打来的电话,肯定会有半天废话的。果不其然啊,唉。”



“雨,谢谢你。”念柳嘉把手搭在了冉雨的肩膀上。眼里装满了幸福的感觉,昨晚她便做了觉得,既然逃避不了就好好的面对吧。而今日看来冉雨似乎也少了昨天的坚持,她这样的行为是在祝福她。



“谢我干嘛?”冉雨装疯卖傻的继续玩着她的游戏。



“谢谢你祝福我咯。”双手爬到了她的脸上,轻轻一捏。



“哎呀,死啦,你看吧都是你做的好事。我就知道你跟那个庄楠西在一起准没好事,你知不知道人家这一局打得多辛苦呀?”一看到游戏中的角色牺牲了,冉雨假装委屈的盯着念柳嘉。不愧是拿了影后的人,才一小会,眼眶就红红的。



“得了,在别人面前演还可以,在我面前你收起来吧,我不吃你这套。”笑着又乘机捏了她的脸一下。



“死丫头,够了哈,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冉雨转头做出了要掐念柳嘉的凶狠表情。



“哦?要来过两招?”念柳嘉摩拳擦掌,略带妩媚的调恺着冉雨。



“门都没有。”正打算跟她玩玩冉雨却跑得比兔子还快,跟她过招,她才没那么傻呢。不知道她的功底的时候还可以说说,上次她才一只手就把她整到第二天腰酸背痛,这回再玩她小命都没了。想想也丢人怎么说也是跆拳道黑带,竟然输的这么没面子。



诱惑



“别跑嘛,哈哈。”看着冉雨落跑的模样,笑得念柳嘉抱着肚子。冲她身后喊“下午干爹说有个新闻发布会,为新剧宣传的,喊你去做嘉宾哦。”



“不去。”连考虑的时间都不用就一口回绝了她。



念柳嘉微微一笑,脚尖点地,顺着楼梯踱步而上,停在了冉雨面前。“哇,你这招叫什么,太厉害了吧,跟古代的轻功有的拼。”



看着冉雨欣喜若狂的样子,念柳嘉内心更是欢喜,看来她要不上钩也难。“马踏飞燕。”



“马踏飞燕,还起了个这么诗意的名字,真的跟古代没什么区别,什么时候教教姐姐我啊?”



“现在就可以。”清澈有神的眼睛看着冉雨。冉雨总感觉这眼睛看起来有什么不同,可是又找不出什么所以然,还是那样淡淡的微笑。



“这么好?”



“自然。”



“那走吧。”冉雨一听到激动得拉着念柳嘉的手就要往,健身房去。岂料她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怎么啦?”



“教你多十招都没问题。”



冉雨急了,没问题还那么多话?“那还杵着干嘛?走啦。”



“不过~~~”念柳嘉故意拉长了声音,故作为难。“我向来有个不太好的习惯,只要和利益有关系就必须公平。”



“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冉雨干脆坐到了楼梯的扶手上,翘起腿看看念柳嘉会提出什么要求。“说吧。”



“出席新闻发布会,就这么简单。”放轻了声音,带着一丝丝利益的诱惑引诱着冉雨。这次她还只是一个新人,汪谋说了,要是冉雨出席的话能帮新剧造势。对现在因为懒而一直处于不冷不热状态的冉雨也是一次提升人气的机会。



“就知道是这个,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