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第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兀踝有枰菹⒏鲆皇卑牖帷T诨姑慌寰殴魇呛稳ハ蛑氨阌伤吹氖拐呙腔に突厝ァQ滩ㄒ菜愕靡云较ⅰQ缁嵋蛭饷匆怀瞿志缍涞冒档尬叮谏窠晕扌挠谧郎厦朗常⊥诽鞠В缭缟⑷ァ



玉帝心痛万分,心里呼喊着“九儿啊九儿,此次劫数能否化解皆在你的一念之间,并非所有仙子都可以有你师傅三圣母的运气。如若是你,或许,惩罚不再她下。那时朕,亦救不了你。”边想边走进了王母娘娘的寝殿。



“你给哀家出去,哀家可怜的九儿啊。”刚迈进门槛,玉帝就接住了一个枕头,心中暗叫不妙。自己心疼儿女也就罢了,如今还需强颜欢笑来安慰妻子,真是不易。王母娘娘一身金装,头上的青丝皆被金簪挽起,雍容高贵。可现下的她不顾形象般双手一上一下的拍着那做工精美的丝绸被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



“梓潼,你听朕讲。”



“出去,臣妾恕不远送。我可怜的九儿啊,母后才一刻不在你身边,你这无良的父尊便这般对你。你叫母后可怎么活啊~~~”边哭边拿起手边可以移动的物体朝玉帝砸去,直至玉帝被逼退到门口才罢休。



玉帝摇摇头,离开了寝殿。他知道王母的眼泪是故意流的。也罢,就当不知,由他去吧。



惜银国



东宫殿上



“皇后娘娘用力呀,快出来了。加把劲。”



“好痛。”



“加把劲,快。用力。出来了出来了。”



“啊~~~”



“哇哇哇~~~”皇后一声尖叫一声,晕眩了过去,一个女婴的哭泣声传遍了整个宫殿。宫女们此时正忙进忙出的,东宫殿上褪去了往日的冷清。



被贬下凡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是个可人的小公主。”接生御医把刚刚接生下来的女婴放进了襁褓里。抱到了皇帝的面前。在皇帝接过这个小公主的时候,顿时雷鸣交响,下起了倾盆大雨。



皇帝抱着女婴来到了东宫殿的门口,看着那倾盆而下的大雨,笑声几乎传遍了整个皇宫。



公主的诞生,就让久旱的国家降起雨来。拯救了正面临干旱折磨的百姓。



于是。民间便有了很多个传说。



说小公主是福星,将会给惜银国带来至高无上的荣誉。



说小公主是天上的九公主下凡,为了拯救苍生。



说小公主关乎着整个惜银国的安慰。



种种的传说,让刚出生的小公主就受尽万民的爱戴。



一日之内,大街小巷的孩童都学会了那么一首童谣。



九公主,到人间。



福也来,雨也来。



小公主,是神仙。



九女替,惜银来。



九公主,福万千。



干枯去,春意绵。



小公主,帝王现。



万民庆,普天来。



小公主美誉天下,皇帝赐名念柳嘉。与当今太子齐辈。



皇帝书房堆积如山的奏折也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甘霖,让他从中解脱。他也终于可以安心入眠。



皇帝宠溺的看着怀中的小人儿,慈父般的笑容在嘴边漾开。



“来人,传旨下去。设宴三天,普天同庆。”太监在皇帝的召唤下,提笔拟奏折,最后由皇帝盖上玉玺的印章。



太监半哈着腰,来到议政殿上宣旨。大臣们个个下跪接旨。每个人的脸上都同样挂着一份喜悦。



王母娘娘透过瑶池安静的看着从波光粼粼的池水中反射出来的景象,泪水也簌簌而下,浸湿了妆容。



长袖一拂,池中荡起一阵涟漪,随即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一潭凝露,清可见底。



王母虽看到爱女得此宠爱,但心中还是不由得为她担忧,毕竟她出自帝王家。宫中那永无休止的斗争,如今已是凡人的她,是否真能可以应对自如?



和亲



“九儿呀九儿,母后实不忍看你受苦。罢了罢了。若有劫数,就让母后同你一并担承。”说罢。掌心凝聚真气,奋力击向自己的心窝。心口周围飘散着粉色桃花。收紧掌心,盈握灵力。放开手掌时,掌心多了一颗豆大的红色花籽。食指轻轻一弹,花籽穿过层层云雾,绕过宫墙,准确无误的打入了小公主的锁骨处,红色花籽渗入之时有股强风也随着而来。小公主从皇帝的怀中滚落到地上。花籽也只是顷刻间就渗入,肉眼根本来不及看到。皇帝慌忙抱起小公主,边走边摇动,希望可以截止小公主的哭泣。却没有注意到小公主锁骨处那隐隐盛开的红色的印记,如同染了血的桃花花瓣。如同妖娆的红宝石还未提炼出味道的青涩。



“九儿,如今你与母后心脉相连。愿能助你度过此劫。”王母再次看看了瑶池一眼,转身回宫。



“梓潼刚刚去了何处?”王母遣散了殿门前的宫女,打算闭关调养灵力。刚跨进木门便听到了坐在床沿的玉帝传来的质问。王母轻蔑一视不予理会。坐到了红木圆桌前斟起甘露自顾微微饮用,权当未曾看见玉帝。



“你不可以这样的,九儿有她的劫数,若暗中助她,朕也不好交代。”



“交代,堂堂一个玉帝需向何人交代?臣妾没办法救她,就连把她放在心间也不可么?”玉帝本来已经走到了王母的面前。谁料王母把杯子重重的摔在桌子上,四周溅出了甘露。玉帝见况唯有轻叹,谁叫九公主是王母的心头肉呢。但,他,又何尝不是?



“梓潼,你明明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无奈他还是必须陪着笑脸,谁叫他‘主外’,眼前的这个王母‘主内’呢。



“呵呵,臣妾还就真不知道了。九儿没回来之前,玉帝请您也不要踏入臣妾的寝殿了。”王母冷笑一声,似乎这笑是在讽刺玉帝也同时讽刺着自己。玉帝还想解释些什么,可是王母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把玉帝推了出去。顺手把门‘彭’的一下关上了。



被拒之门外的玉帝打了个寒碜,不由感叹“女人如老虎啊。”



念柳嘉呱呱坠地不久,皇后便由于旧疾缠身登上极乐。



也正是因为她缺少了母爱,皇帝也唯有将她交由奶娘照料,但念柳嘉生性古怪。被派服侍她的奶娘皆不出三天便跪着求皇帝开恩,宁可被皇帝怒极赐死,也不敢再接近念柳嘉半步。皇帝忙于政事,而且后宫佳丽三千,他也无法终日陪同,能给她的便是那至高无上的殊荣罢了。



可是皇帝不知道,那些根本不是她要的。如果可以,她希望可以同寻常百姓家那样日出而耕日落而息,共享天伦。



和亲



她要的只是简简单单的平静,看惯了后宫的争斗,看厌了阿谀奉承的嘴脸。



念柳嘉对琴,武二者兴致浓厚且天赋异禀。



她的武学造诣连授她武艺的师傅都叹为观止。所有招式只要看过一眼就可以挥洒得淋漓尽致,还会从中自创新招。在练武时,飘逸在风中的身躯就如同仙子下凡般清丽脱俗。那一招招柔中带刚的招式加上她的姿态,幼小的她足矣颠倒众生。但也把那些被调去陪她练武的侍卫折磨的苦不堪言!



而皇帝老头对这样的情况也是司空见惯,只能由得她去,谁叫她是他的掌上明珠呢。可是皇帝老头万万也没算到他翘辫子了之后,他的心肝宝贝是否还可以一如既往。



念柳嘉练琴时又是另类姿态,如果说她在练武时是与众同行的话,那么练琴时的她就如同自己独居一处,忘却了周围的一切声音,只是沉浸在了自己的音律之中。拨动的琴弦却又总是可以虏获众人的心。



“皇兄;臣妹就算是死也不要去和亲;你敢让我去,臣妹做鬼也不放过你。父皇啊,你怎么可将你的锦绣江山交给一个要断送自己亲妹妹幸福的人。你怎么可就这样离开了我,要是你还在的话,儿臣定然就不用受这等委屈。”金碧辉煌的‘玥玄殿’里,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哭泣声以及噼里啪啦的破碎声。满地瓷瓦,凌乱至极,但还是可以可以看出这个寝殿的浮华。大殿门口的檀香木横匾上浮雕着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玥玄殿。



一身紫衣的念柳嘉香脸轻匀;黛眉巧画宫妆浅,明眸皓齿。此时正拿起那价值不菲的花瓶一个接着一个的往地下扔,花瓶接触到地面发出了清脆的声音然后碎片满地。她身旁的贴上婢女——小静心痛不已。



这样的花瓶,如果拿去当铺典当都足够他们一家平平静静的度过一辈子了。她也不必年仅5岁就入宫服侍他人。当日浣衣局的种种苦痛,她依旧历历在目。若不是公主怜爱,她早已踏上黄泉之路。



“公主,你不要再扔了。等下伤到手。”小静看着她骂了一个早上,扔了一个早上的东西也不曾停歇,兴许也该累了。她赶忙把碎片收拾干净,要是公主被伤了,她就是十个脑袋也不够现在正打算寻人出气的皇上砍。



和亲



“累坏本宫了,小静你说本宫叫了一个早上皇兄听到没?怎么还未听见半点动静?”脸上还挂着泪珠的念柳嘉,一把坐到了椅子上,倒起水,咕噜的喝了下去,张望着门外的动静,小声的问着她的侍女。刚刚楚楚可怜的姿态早已消散在风中。



“奴婢想,应该听得到吧。”小静战战兢兢的回答了念柳嘉的问话。在皇宫生活她早已习惯了步步为营,哪怕眼前的主子曾救她于水深火热,她能做的只是忠心不二。也不敢去妄加揣测主子的内心想法。



“想来也是,本宫好歹也演了两个时辰。还要装不吃不喝,真是一件痛苦的事。小静你去御膳房偷点东西来给本宫吃,切忌不能被任何人发现,否则就功亏一篑了。念柳杰,是你不仁在先就不要怪做妹妹的我不义。”念柳嘉靠在了小静的耳边低声吩咐着。说完又恶狠狠把头扭向议事殿的方向,眼眸中充满怒火。



此时在白皙细致的脸上透露出凶狠的讯息的女子便是当年家喻户晓的小公主。经过16个春秋的洗礼。如今已是碧玉年华的小公主早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婀娜娉婷。锁骨处的桃花印记也越发娇艳,如同红宝石的妖娆。



议事殿里



“石卿家,除了联姻,真的别无他法吗?这几日朕可给那宝贝公主给闹腾的。如非万不得已,诸位卿家还是另谋对策。朕就这么一个妹妹,实在于心不忍。先皇在世时也对她百般宠爱,真把她送去那荒蛮之地,朕也愧对父皇的托付。”坐在龙椅上那高高在上的皇帝一脸无奈,用他指骨修长的手不断揉捏着太阳穴。此时的他就如同一个傀儡,一个被牵了线的木偶,不能自主。



“回皇上,这是唯一的办法。海蓝国虽处荒蛮,但却个个骁勇善战。实力不容忽视。而如今红叶国也对咱惜银国虎视眈眈。让公主与海蓝国和亲是最直接有力的方法。一来可以不必担心海蓝国来犯,二来,也可以给红叶国一个警告。必要时可以和海蓝国联手。想必红叶国自己也会分清楚轻重缓急。”当朝宰相石头闻言即刻走至殿中央,拱手作揖。此人乃惜银国最睿智的老者。博学多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是这个人的性格也和他的名字一样,石头一块。



“是朕无能。”龙椅上的念柳杰催下额首,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他的身影却失去了王者应有的光芒。



“朕还是去看下她好,兴许有些改变。”念柳杰沉默了一刻,随后步下了台阶,正欲往‘玥玄殿’的方向走去。



和亲



“喳。恭送皇上。”随着皇帝的起身,朝中的文武百官个个跪着恭送他的离去。身边的小太监紧随在后。



“皇上起架玥玄殿。”鸭公声音的太监在门口大声呐喊起来。声音一个接着一个,直到皇上到达了玥玄殿的门口。



“皇妹,起来吃点东西。朕来看你了。”看着桌子上那些原封不动的饭菜念柳杰心疼的望向那用被子蒙住脸的宝贝妹妹。比了一个手势让侍女和太监都退了下去。坐到了念柳嘉的床上,掀开她的被子。



念柳嘉转了一个侧身,使自己面朝粉壁,佯装不理会念柳杰。



敢如此对当今皇帝的人也只有念柳嘉一人了。



“皇妹,你这样我可怎向父皇交代。乖乖的起来吃东西,万事好商量。”



念柳嘉仍是不语,她费尽力气就是为了念柳杰来给她一个理由,为何对她的幸福如此不屑,而如今念柳杰应她之意来了。她却不知如何去责问他。他是皇帝莫说是她的婚姻了,就连她的命也是掌握在他的手中,哪怕她是他的亲妹妹。



“皇妹,若非是这般田地。皇兄是断然不会做这个决定的。”念柳杰看着念柳嘉的一言不发,心中更是疼痛。十六年来他只曾不断的给予她所需要的,他是那样的疼爱着眼前的人儿。如今他却要~~~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