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第2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事成之后我要你向外界宣布我是你的女朋友。”



“我的女朋友天天都在换,就算我说了也不起作用。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



“那就算了。”洪童谣拉了拉裙角,昂首阔步欲离去。



“好,那你能帮我什么?我不要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合作伙伴。”



洪童谣没有回过头,嚣张的说:“既然你来找我了,你就应该知道我的能力。”说完不再听余风的任何一句话就离去。她的心在他的身上所以她可以清楚的知道他想的是什么。这也是为什么昊天不敢真正伤害她的原因,可是她要的不是那么简单,昊天你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我偷偷倒掉孟婆汤为的就是你再次来跟我要心,这一次你以为你还会那么好运吗?



一切都出乎意料,念柳嘉‘欺压’洪童谣的照片依旧是娱乐新闻的头版头条。群众的力量总是伟大的,社会的舆论也永远传播得最快。原先念柳嘉的一大帮粉色在看到念柳嘉这样的行为之后不禁感到心寒,原来他们所追捧的人是这样一个坏心眼的人。年轻气盛一点的气氛自己有眼无珠,曾经有多喜欢念柳嘉,现在也就有多讨厌她。



老辈一点的则是摘下了老花镜,现在的年轻人啊,难道就每一个能安分点的,都被利益冲昏了头啊。



陷害



而洪童谣也因为跟在念柳嘉的名字后面被大众所知道,照片上泪流满面楚楚可怜的模样成了众人想要保护的对象。



抵抗不了大众压力的情况下,念柳嘉只好听了汪谋的话,和现在是自由人一个的冉雨去旅游避开一段时间。毕竟娱乐圈每天都有新闻,很快就会淡忘了。现在出门澄清是最不理智的行为,也只好委屈念柳嘉。



念柳嘉反而感到很轻松看出了汪谋的为难也没在说什么。反正眼前的一切不是她追求的,有机会去别的地方散散心也不错。



关掉了手机拒绝看一切的娱乐消息,和冉雨两个人在巴厘岛玩了足足半个月,她们都不清楚这半个月里发生了什么。反正每天就是尽情的玩。



还在途中‘巧遇’了来谈生意的昊天,最好三人结伴而行,友情的温度也骤然上升。念柳嘉也不再对昊天拘谨,对于昊天对他们两个人无微不至的照顾念柳嘉就感觉如同当年还在惜银国里的皇兄一样,而大大咧咧的冉雨则认为是理所当然。



想到惜银国念柳嘉才不自觉回想着自己在现代的两年的日子,忙碌的让她忘记自己是谁,清闲得让她只陶醉在这样的日子里。



是她没心没肺还是惜银国那个伤心地不再有她留念的东西?



而现代呢?就有了吗?那个叫庄楠西的人?



“柳嘉,发什么呆啊?昊天请吃大餐,我们去把他的钱包清空。”冉雨推了一下双脚盘坐在地上对着自己头发发呆的念柳嘉。



念柳嘉看她满脸激动的样子就知道,昊天肯定又收买了她的胃。那里肯定有什么珍藏多年的酒才会让她这样迫不及待。无奈的给了她一个白眼。伸出了手:“拉我起来。”



“懒人就是事多。”冉雨抱怨着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把念柳嘉拉起来。往门外久等的车子走去。



昊天礼貌的帮她们开了门,在自己充当了司机。冉雨好奇的问:“今天怎么你开车了?是不是太抠门你家司机不干了?”



欲下手



昊天被冉雨这样的说法逗笑了,他有多久没有接触这样毫无城府的人了,要不是为了凤珠,他也许也不忍心伤害车上的这两个人。“是啊,这钱不都为了拿来请你嘛?结果克扣了人家工资,人家就给我闹别扭了。”



冉雨挥挥手“得了吧你给我装穷,你一天不去上班挣的钱都比我一年挣的多,就请一顿饭还唧唧歪歪的。”



“我哪敢?这不没司机还亲自开车来接两位大小姐了吗?”



冉雨得意的点点头。“这话我爱听。”



“你们两个就省点口水吧。”念柳嘉对他们这样的状况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能无奈的笑他们两个童心未泯。



昊天给冉雨品尝的酒连冉雨这个‘酒鬼’也喝不出是哪个年份的,结果就一杯接一杯,然后眼睛灰暗的对着昊天说:“你小子行,我喝不出来。”然后‘咚’的一声趴到了桌子上。



念柳嘉怎么摇晃她也醒不过来。“你还真把她给灌醉了~~~那你负责背她回去吧。”



昊天用着无辜的眼神看着念柳嘉“这也怪我?是她自己一直喝个不停的~~~冤枉啊我。”



“现在喊冤也没用了,来吧。”念柳嘉无视了他的表情,扶起冉雨。



“我看还是开个房间,等她醒来再说吧。”



念柳嘉想了想开口说:“好吧。”



昊天绕过桌子从念柳嘉的手中接过冉雨扶了她。念柳嘉便跑去前天开了一个房间。



昊天把冉雨扔到了床上。气喘吁吁的说:“想不到她还真重。”



念柳嘉强忍着笑意去洗手间打水,帮冉雨敷脸。这人一喝酒就忘了度。



昊天看着念柳嘉的背影,邪恶的笑容再次勾起。朝冉雨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再把眼神射像房门锁,布下结界。



依靠在洗澡间门外。横手一话,洗手间的水龙头断开,水毫不留情的往念柳嘉身上泼。“啊~~啊~~昊天~~~昊天~~~”念柳嘉双手交叠堵着了出口,但水势过大她的身体都被打湿了。不断的喊着昊天的名字。



欲下手



昊天装作很惊讶的跑了进去:“发生什么事了。”本来装作要进去帮忙。可是接着地下的水,故意踩滑了脚,不偏不倚的抱住了念柳嘉往地上摔了下去。



没有了念柳嘉双手的抵挡,水更大的涌出,被压在昊天身下的念柳嘉羞红了脸。因为昊天很不小心的手按在了她的胸部。



“昊天,让我起来。”念柳嘉控制的羞涩,推了推昊天。可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的手使不出一点力气。



昊天朝她吹了一口气。“别动,乖乖的。”



念柳嘉用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再次睁开,不可思议的说:“楠西?”



昊天的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水龙头的水也快淹没了躺在下面的念柳嘉。冰凉的水浸湿了他们的衣服却传递着她们碰触到的身体,不断发烫。



昊天像小鸡啄食一样,从念柳嘉的脖子慢慢的吻向了她的唇。现在只要念柳嘉一配合,凤珠便会自动自觉的被吸出来。



可是念柳嘉却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推开了昊天。也看清了眼前的人是昊天不是庄楠西。



有些尴尬的说:“快打电话给服务员,不然要水漫金山了。”



昊天完全没有算到在最后的关头会失败,是他太急进了,还是念柳嘉的毅力太强了呢?如今也只能放手一搏,因为今天是15,凤珠意志最薄弱的一天,错过了今天又必须在等到三个月后的15,他已经失去了那个耐心。“柳嘉,我喜欢你。”



昊天说着说着站了起来,环住了念柳嘉的腰。啃咬着她的耳畔。也再次动用灵力,让念柳嘉全身无力。



昊天褪却了自己的上衣,抱起念柳嘉往房间走去。刚好念柳嘉开的这个房间有两个寝室,昊天也理所当然的好好运用了。用大毛巾擦拭着念柳嘉湿漉漉的头发,洗手间的水声也停止了。气氛静的诡异。



现在的念柳嘉就如同一个洋娃娃,不断的受昊天的摆布。



欲下手



昊天把她平放在了床上,开始解开了她上衣的纽扣。露出了诱人的锁骨。锁骨处消失了的桃花印记又再次出现,妖娆的红色光芒从中射了出来。念柳嘉彻底的昏睡了过去。



昊天吃惊的连退两步,看到了那个他又爱又恨的幻影。“汐儿你疯了吗?”是啊,王母何止是疯了,简直就是不要命了,脑袋她不知道‘海之角’那些怨灵有多么可怕吗?如果她的灵力耗尽,那些怨灵就好肆无忌惮的吞噬她的肉身,最后她便会魂飞魄散。



“皇兄你应知道,以这样的方法取出凤珠,九儿必死无疑。”



昊天不屑的说:“那又如何,她死与我何干?”



“皇兄,今日如若你伤害了九儿,臣妹也不会苟且。带着诅咒会很你永生永世。”



昊天一震,这就是那个当年不管怎样也不愿意离开他身边的人儿么?她要怨恨他生生世世?那么他的生生世世要来何用?他的付出要来何用?“汐儿,你的心理难道只有他们了么?”



“皇兄,汐儿是众神仰望的王母,必须母仪三界。汐儿是玉帝的妻子,必须追随夫君。汐儿是九儿的母后,你说我能不在意吗?”



“那我呢?你又把我置于何地?”



“皇兄其实你不必嫉妒,汐儿给你的从来都没有给过别人。”



“那你回到我的身边?我不需要当什么天帝,只要你回到我身边可以吗?”



“皇兄为何到了今日你还是执迷不悟呢?要汐儿说多少遍你才明白,一切都太迟了,从我们相爱那一刻开始这一切便注定了是一个错。失去了母后,如今汐儿知错了,皇兄你也放手吧。”王母用尽最后的力量说完了所有的话,幻影一点一点开始分离,最后消失。



“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昊天掀翻了床头柜上的东西。看着念柳嘉沉睡的容貌,再也下不了手。“九儿,我不取你的凤珠,你乖乖的留在我的身边好么?享受一切的荣华富贵?”



再见杨志可



气聚丹田,龙珠从他的口中慢悠悠的吐出来,金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就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念柳嘉和冉雨就这样被清洗了一天的记忆,被昊天用灵力送回到了暂时居住的居所。



“柳嘉,散心够了没?”



“差不多了。”



“那你收拾下东西,机票已经订好了,下午的航班。”



“这么快?”



“恩,听说我们不在的半个月事情并没有我们预期的顺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谷一婷单方面和公司解约,不怕赔偿违约金。接拍了一部‘妖女’,更巧的是,有人透露这部戏和‘夜魔女’的剧本一模一样。”



“一婷?怎么可能?”



“具体情况也要我们回去了才知道。”



念柳嘉也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不再多问什么,帮着冉雨收起了衣服。开着玩笑的说:“雨雨啊,我更觉得你是‘神娱’的人哦,消息比我灵通,对事比我紧张。”



冉雨没有像平常开玩笑的被念柳嘉的玩笑气到。而是一本正经的说:“因为我欠光头佬的,一辈子都还不了。再生父母知道什么意思吗?就是我和他。”看着冉雨严肃的表情念柳嘉知道,她还是束缚着自己不放。也让念柳嘉更加想把余风痛扁一顿。



念柳嘉和冉雨只是打了个电话告诉昊天她们先回去了,然后便风风火火的上了飞机。



刚下了飞机她们就看到了一如既往戴着鸭舌帽的汪谋竟然来接机。



“干爹。”



“光头佬。”冉雨要再补充了一句。“事情怎么样了?”



“不是那么理想。”汪谋接过他们的行李。“今天我来坐坐苦力帮你们提行李,先回去再说。”念柳嘉冉雨都会意的点了点头,跟在了汪谋的后面。念柳嘉推了推自己的墨镜,感觉到了身后有人跟踪,便靠近了冉雨。“你和干爹在车上等我。我去引开后面那个家伙。”



“恩。”冉雨加快了脚步和汪谋离去。



再见杨志可



念柳嘉故意把手链‘很不小心’的掉到了地上。假装蹲下去捡,后面跟着她的人也因为她突然的停顿而停住了脚步。念柳嘉用了千里传音把话单独送到他一个人的耳朵里。“跟我来。”



跟踪他的人也没有多想就跟在了她身后,知道到了一条死巷口念柳嘉才转过身,摘下了墨镜。“这一次想用什么题材呢?杨志可。”



“想不到你还记得我。”



“本来是不记得的,不过上次‘夜魔女’片场你高调的行为让我记起了。”念柳嘉好心的提醒着。她早就应该算到那个人是杨志可了。她穿越过来第一天帮助她走出‘迷宫’的人。只是她不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没办法,大牌明星就是要靠这样的提醒才记得。不过现在记得太晚了。看见没有,这就是标记,你的好运是我带给你的。现在我要通通收回。”杨志可掀起了他的袖子。手臂上还有一条又深又长的刀疤,念柳嘉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只记得当日他说等她大红大紫的时候不要忘了他。所以她记得,她从来不喜欢亏欠任何一个人。而杨志可的样子就是一副唯利是图。她也很难想象她红了,为什么他没有找上门。



直到那天洪童谣设计陷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