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第3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碧瑶仰头把孟婆汤一饮而尽。莲步轻移,催下手,放开手,装孟婆汤的碗掉到了地上,碎了。发出了清脆的声音。碧瑶没有留念,只是一步一步的走近了轮回隧道。嘴中还念念有词。“我知道让你爱我是不可能的。那么我求你恨我,那日,我一定会穿着红衣出现在你的面前。”



奈何桥上的任何身影都是那么死寂,只是碧瑶的身子在踏入轮回之门时,散发出了夺目的光芒。



孟婆只能跟着伤心,多少年了,多少年她没有看过这样的女子了?爱情总是让一切丧失理智,当年的她不也一样吗?只是她看破了,心死了。而她没有。



景象随着洪童谣的手重重的跌落到地上,再也没有任何动静,昊天才有些迟疑的松开了手。因为他也读到了洪童谣脑里的景象,而他也真的是亲手杀了她。



碧瑶仙子



地上已经停止旋转的陀螺被他拾起。当年不过是为了讨好她而用了‘收集令’为她找寻的。想不到经过了这么久她依旧保存着。昊天经不住失神,当年的他利用了她,现在再一次利用了她,而她竟然聪明得都猜得到,最后还把自己送到了她的手上。



他一个无心的人也总感觉心口隐隐作痛,这是怎么了?看着躺在他身边的红衣女子,他抱起她在自己的怀里,歉疚的抚摸着她的脸。“瑶瑶,瑶瑶。”



洪童谣的身体在他的手中一点一滴的分解,直到消失。一缕魂魄在空气中凝成了她的样子,带着浑浊的声音说:“昊哥哥,到底还是瑶瑶赢了,瑶瑶满足了。瑶瑶穿红衣好看么?”



昊天颤抖的说:“好看好看。”只是那么聪明的她难道真的不知道当三公主褪却了往日的红衣换上了雍容华贵的衣袍,他就再也爱不了红色了吗?不,她知道,她是故意的,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他的心。



原来她也有了那么一丝的地位,只是这一丝的地位连昊天自己也不知道。要不怎么会对她也那般好过,要不怎么会再决定要用她的心的时候自己还是不忍呢?还是找到了小木陀螺让她有一点慰藉呢?



人,就是这么奇怪,总是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昊天看着空间那一缕魂魄也开始飘拂的时候他突然想想尽办法去挽留住。只是他没有那个能力。碧瑶的爱是唯一的,碧瑶的爱也是可怕的。



即使背叛了。她也不愿意第二个男人出现在她的生命中,所以她选择了死在他的手上,然后魂飞魄散。



其实最残忍的人是碧瑶才对。



余风看着洪童谣的消失心情也有些低落。是不是他让她这样子的,如果她们没有达成协议。她。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他的手中已经拿到了龙珠,昊天也绝对不会轻易罢休。必须乘着这个时间,今日到他们真正的躯壳当中。



南希帝



虚无缥缈的天空中迎来了一对人,铁色的铠甲好不气派。最前方还有两对宫女,一对撒着花瓣,一对掌着宫灯。紧跟在她们后面的便是铁色铠甲抬起的一顶轿子银白色的纱幔垂着看不清里面是什么。只是那外在的一切庄重威严也体现了轿子中的不一般。



队伍在余风他们三人面前停了下来。三人交换了眼神,便什么都没说的走进轿子。



念柳嘉看着他们的举动也感觉到有一场大战即将来临,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当刚刚箫南飞说叫她好好调息,等下有她最重要的地方。那应该跟轿子里面的一切有联系吧?



昊天也从刚刚的失落中抽回了思绪,红色的眼眸再次燃起,望向了那顶轿子。“不要耍什么花样,赶紧把龙珠交出来。饶你们三人一命。”



“哦?可如今轿中只有一人,不知阁下说的三人可否把他们也算进去了?可这怎么数也跟三人不符吧?阁下的算术真是差强人意有待加强。”轿子缓缓的步出了一个长身玉立男子。他有着一头金黄色光泽的发丝,着着银丝软铠甲,佩戴着长剑,优雅而清傲。眼里的不屑让昊天也黯然失色。



已经恢复记忆的念柳嘉看到了这道身影不由得呆滞了。



“你是何人?”



“在要别人姓名之前必须自报姓名这点礼貌你都不懂么?”南希帝抓起腰间的佩剑,戏谑的把玩着那挂在剑柄的玉坠。看也不看昊天一眼。



“少废话,我不杀无名氏。”



“我也不愿无名氏死在我的手中。不过有时候我是会成全一些想死的人的。日行一善积福长寿啊。”



“你~~~”



“别动怒,易动怒伤肝火,老得快,瞧瞧你这额头上一条条的青筋。在不好好注意就不妙了。”



“废话少说,报上姓名,咱们决一死战。”



“你那么想死么?可我刚刚才见到我的美娇娘,还真不愿意跟你这种莽夫说话哦。”



南希帝



南希帝此话一出,随旁的宫女侍卫都窃笑起来。连念柳嘉也被他这样的话弄得无奈的摇摇头,正是贪玩。



被他们一笑昊天也气愤了起来。“那我就送你归西。”



“等等,你刚刚不是说不杀无名氏么?也就是说在我没有说出我的名字之前,你是不能杀我的。”



“歪理。”昊天没声好气。



“不,这是真理,你仔细想想难道不是么?这话也是你自己说的啊。”南希帝边说边走到了念柳嘉的面前。一脸痴情。“公主那日一掌实在让鄙人没齿难忘啊。”



念柳嘉无视了他的调戏,正欲开口问那个问题,虽然她已经知道了答案。



‘嘘’南希帝比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不要问。递给了她一颗金丹,“吞下去,很快你的伤就会好了。”



念柳嘉接过金丹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南希帝也放心的回头看像昊天。这一次他的眼神不再是带着玩味的不屑。



“在下南希帝,西方国度国主之子。请赐教。”长剑出鞘,灵气逼人。



“昊天领教。”昊天徒手和南希帝过招起来。



虽然南希帝是西方国度灵力最强的,但昊天惊人的灵力现在却是三界之中无人可以匹敌的。所以还不到几招,南希帝已经明显的处于下风。长剑舞动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小兄弟,才这几招就如此,未免太不济了。”



“如果没有我的不济怎能衬托出你的‘很济’呢。”这话又迎来了哗众的效果,清甜的笑声让原本已经死气沉沉的凌霄殿又有了一丝灵气。



“油腔滑调。”



“好说好说。”南希帝自知不是他的对手也只能在口头上逞逞强,拖延着时间。



“为什么不尽力。”昊天看出了南希帝的有所保留。



“你不也没有么?输也不能输的太丢人,你说是不?”



“废话少说,是你自己要来送死的。怨不得任何人。”今日的变数让昊天不得不警惕起来,决定速战速决。



南希帝



灵力挥洒,刺向了南希帝。南希帝执剑挡出,还是被气流逼得连退几步。昊天乘胜追击,再次迫力,南希帝被气流所伤翻到在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昊天走进了他,手掌的灵力早已准备着随时取去他的性命。



原来南希帝给念柳嘉吞下的金丹是一颗恢复她灵力的金丹,在昊天欲向南希帝的心口划出致命的一击时她的灵力刚好完完整整的恢复了,袖口伸出的白色的绸缎挡住了那道气流。



“小娘子真是出现的及时。”南希帝笑笑的站了起来。念柳嘉也担忧的走近了他的身边,“没事吧?”



“皮厚着。”比了比自己手臂的肌肉给念柳嘉看,念柳嘉看到他这样的举动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玩。



“该死,又疏忽了。不过你恢复了灵力也没用,照样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昊天的红眸加深了恨意,现在的他已经丧失了理智。



“现在怎么做?”念柳嘉知道南希帝肯定有办法所以现在她只能听命于他。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来充一下英雄的。”



听到南希帝的话,念柳嘉差点没吐血,不是吧他?没把握他竟然这样大摇大摆的来了。“我会被你气死。”



“小娘子,我是为了你才来的啊。别气别气,女人气多了会长皱纹的,到时候你不漂亮了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去外面花天酒地。”



“谁是你小娘子,闭上你的嘴,有命活着再说吧。”



“那就是说有命活出去你就做我的小娘子?好,为了这句话我也得好好的活着。”念柳嘉知道自己说不过他,干脆不再去理会他。真不知道都死到临头了他还可以这样开玩笑。



昊天看到他们两天的打情骂俏心里更加不舒服,黑色的长袍在风中飘逸了起来。“受死吧。”



黑色的气流再次从袖子中击出,不同的是这一次比之前过招的灵力都要急都要恨。



龙珠凤珠



南希帝咬破左手食指,合并双手,灵力通过手指擦到了剑身。抵住了来势汹汹的杀气。“快,助我。”



念柳嘉袖子的白色绸缎迅速飞出,抵在了剑身上,另一只手拍到了抽出绸缎的那只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还是显得如此吃力。侧头看向南希帝。“这样下去耗不了多久,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没有。”南希帝也同时吃力的回答着她。办法是有只是时候还未到,他想尽办法拖延着时间,但现在的昊天就像一头受了伤的狮子,何等凶狠。



就在昊天要再加一击取他们二人姓名是,天渐渐的黑了起来。



南希帝欣喜的说:“快抽回灵力。”



生硬的抽回灵力会伤到自身,念柳嘉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可是她还是选择了相信他。灵力抽回的同时也不得捂着了自己的胸口。被内力所伤的确别外界的力气还麻烦。



天。越来越暗,高空的太阳正被一个物体一点一点的遮盖住。



“天狗食月。想在这个时候翻身没那么容易。”昊天紧张的望着天空,可是现在的他却一点灵力都运用不上。他的灵力三界无人能敌,可是天狗食月却是他最大的敌人,虽然是这一瞬间,可是他也用不上任何灵力。所以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闭关精修。



当今天根本不是天狗食月的日子,怎么会?



“小娘子,启用凤珠,快。”南希帝从口中吐出了龙珠,念柳嘉也听话的吐出了凤珠。两颗泛着金黄色光芒的珠子漂浮着。



“柳嘉,我是楠西。”一个熟悉的声音叫响了念柳嘉,念柳嘉看着眼前的南希帝,里面透着一个身影便是庄楠西。



“只要你知道是我就好了,只要爱我就好了,闭上眼睛操纵凤珠。”念柳嘉闭上了眼睛,心里想着庄楠西,手掌交叠,脑海中的凤珠和庄楠西何为一体。



南希帝收回剑,凤珠龙珠都落到了他的手中,嘴里念念有词。“龙凤呈祥,去。”



龙珠凤珠



龙珠凤珠像听得懂话似的盘踞到了昊天的头顶。龙珠凤珠像一个聚光灯射出光芒照耀打到了昊天的身上。昊天不能控制的仰起头,张开了双臂,痛苦出声。“啊~~~”



念柳嘉疑惑的走到了南希帝的身边,吃惊的说:“他怎么了?”



“龙珠凤珠在吸收着他的灵力,刚好天狗食月他使不出任何灵力所以现在被龙珠凤珠钳制着。”南希帝得意的双手环胸。



“怎么会这么巧?你好像知道会天狗食月一样,难怪你一直都在拖延时间,问你还不说。”



念柳嘉生气的哼了一声。



“想不到我的小娘子还是个笨蛋哦。说了我们还有命么?命都没了怎么操控龙珠凤珠?我这叫声东击西,他以为可以折磨我们多一会会感到快意,却不知这便是让他快速踏入地狱之门的一举,哦不,是魂飞魄散。地府都收不了他。”



“怎么会这么巧在这个时候天狗食月?”念柳嘉百思不得其解,今日根本也不是天狗食月的日子啊。



“嘿嘿,不知道你相公无所不能么?跟太阳打了个交道不就成啦。”



“这~~~”念柳嘉实在说不过眼前这个人,一些谜团她想她也猜到了。



太阳再次一点一点的露了出来,龙珠凤珠也分别飞回到了他们的手中。昊天像被抽干了一样,随着龙珠凤珠的离开也软软的倒了下去。红色的眼眸也恢复了平常的黑色。原来拥有这样的一双眼睛他会更快乐。只是那个穿着红衣唤着他皇兄皇兄的女子不复存在。如果可以选择,他也许不会再这么做。默默看着她幸福就够了,也许母后也不会死了。



南希帝念柳嘉把龙珠吞了回去,灵力大增。



“九儿,你没事就太好了。”玉帝和王母在誓鼎的搀扶下再次出现在了大殿之中。虚弱的王母顾不上自己的安慰看到自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