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第3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南希帝痞痞的指了指自己的脸。念柳嘉很不好意思了起来。



略带威胁,略带诱惑的说:“要不要?不要我不说。”



“讨厌,你欺负我啊?”念柳嘉一气之下,纵身一跃,打算跳下去,不去理会他。



可是她的身子还没接触到地面。又被他揽住,抱回的坐到了树枝上。“这么迫不及待想回房么?”



被他这么一说,念柳嘉真是又羞又气。赌气的说:“你再这样我绝对不会再理你。”



“好了好了,不逗你,但是怎么说也得给我个奖励吧?”



念柳嘉抿了抿嘴唇。小鸡啄食的在他的脸上印了上去。又迅速的羞怯低下了头。南希帝看着她这样的行为更是笑得张狂起来。



“可以说了吧。”听到了他的笑声念柳嘉恼羞成怒。



“因为我们的出现都是一个偶然,也是天意的注定,但现在昊天和碧瑶魂飞魄散,你我又重回仙界。那凡间的一切必须改写。不然肯定会天下大乱。”



念柳嘉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接着听他说下去。“而这一切就从你穿越到现代的那天算起,也就是接下来你看到的一切。”



“那那个女的是谁?是不是我那日如果没出现,一切就照着这个路程走?”



“恩,她叫林菱,也是汪谋欣赏的一个人,不过那天因为你汪谋没有选择了她。她的实力很强,如果没有你,那拿影后奖项的人就是她。”



念柳嘉咬了咬手指,回想着那天汪谋说的话,的确是很惜才。“我记得干爹那天是挺欣赏她的,还让她下部戏去试镜。”



“恩,所以说她的失败是因为你的出现,我的小娘子果然是最厉害的。”



短暂幸福



元始天尊黯然的开口:“以为不会来了,可是还是来了。是喜是悲呢?”



“你到底在说什么?都到这个地步还不知悔改么?被怨灵啃食的滋味还是不能让你清醒么?”



“在我面前不必这么虚伪了,今天你会带着白玉宝剑来这里,也就证明了你是白玉宝剑的候选人了。那么你的心只是一个有邪念的人罢了。”对于他的指责,元始天尊用鼻孔哼了一声。那样冠冕堂皇的话让他觉得恶心。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信不信就算我现在杀了你,也没有谁觉得有何不妥。”



“你既然来了这里,你就不可能杀得了我。不信你试试?”听着元始天尊满满自信的话,誓鼎反而起不了拔剑的念头。可是被他这样的讽刺他又怎么可能视若无睹呢?



举起白玉宝剑,想吓唬吓唬他。可是剑却无论如何都拔不开。看着他吃力的拔动着剑,元始天尊又一次讥讽的笑了起来。“我是真小人,你是伪君子。合作起来觉得是天衣无缝。白玉宝剑的确是把有灵气的剑。”



“不要在枉费心机了,既然你来了这里,就是你有欲望的。说说吧,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誓鼎的心似乎也被拨动了,合作?欲望?难道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吗?可以吗?



“说出你心里的话吧,白玉宝剑会满足你的欲望的。”



“这是怎么回事?”誓鼎也不想再多说,刚刚的那一幕明确了他的心。现在元始天尊的话也让他动心了。只要能得到她,那什么都无所谓了。



“你是白玉宝剑选中的统治者。白玉宝剑是仙剑,但也是一把魔剑。当年魔尊玉楼在铸它的时候加入了自己对白莲天尊的爱意,把剑送给了白莲天尊。只是白莲天尊一心修炼,况且仙魔殊途,白莲天尊便当着魔尊玉楼的面将白玉宝剑一分为二。”



“那现在白玉宝剑怎么可能还出现在我的手上?”



短暂幸福



南希帝刚想借着这个机会亲吻一下她,谁知道念柳嘉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猛的回过头。“那雨雨呢?”



南希帝感到很扫兴,又不得不被她时而聪明时而迷糊的样子给吸引了。“她。没有的余风的出现,她的一切变得更顺利,林菱代替了你做了她的好朋友。我的小娘子你还有什么问题一次性问完吧。”



看着南希帝沮丧的样子,念柳嘉眨巴眨巴了眼睛。想了想说:“好像没有了。”



她这样的一个动作无疑是在挑逗着南希帝,当南希帝缓缓的靠近了她的嘴唇,念柳嘉又是一惊。这下南希帝彻底崩溃了。“小娘子,又怎么了?”



“我想雨雨了。”



“想她,我等下带你去见她。”



“可以吗?私自下凡等下被父尊发现就不好了。”



“你忘记了你家相公是谁了?”



“我还云英未嫁,哪来的相公。”念柳嘉别过脸,故意装傻充愣。



南希帝扳正了她的身子,使他证明看向自己。“不管你认不认,你都是我的小娘子。”



带着温软而湿润的唇缓缓的印在了念柳嘉的唇上。蟠桃花瓣瞬间飘逸,散落在他们的身上。



那样的天造地设,完美得让一切生物都为之逊色。



树下的不远处,那个穿着铁色铠甲的将士握紧了手中的剑,那孤寂的滋味让他痛不欲生。也在看到了这一幕他才知道他的誓死保卫不是为了他的正义,不是为了他的使命,只是为了那个此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绝色仙子。



而她,可望不可即。他就该这么放弃吗?



手中的白玉宝剑自动的震动了起来,让他抽回了游走的心。白玉宝剑像有感觉似的指引着他来到了‘海之角’。



早已面目全非的元始天尊看到了他的到来,突然狂笑了起来。“该来的还是来了。”



看着那样的他,誓鼎握紧了手中的剑,一步一步的靠近了他。



短暂幸福



誓鼎觉得元始天尊的话不具有可信的程度,可是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那么想听着他说下去。是那一幕让他迷失了心智吗?



“不要急,听我慢慢说。那日之后魔尊玉楼便对着那两段剑身,天天酗酒,只为买醉以解相思之苦。”



“后来,碧瑶仙子为了誓鼎挖心,引来了‘海之角’怨灵的躁动,虽然很快她便自己走入轮回之道,但终究还是被发现了,挖心原因却无法知晓。白莲天尊为了爱徒只好主动请罪,被罚带兵诛杀魔尊玉楼。”



“呵,那对魔尊玉楼还真是一个讽刺。”誓鼎像听故事一样来了兴趣,干脆坐到了元始天尊的身边,好不戒备的倾听着。他知道他这样的反常都是因为手中的白玉宝剑一直在控制着他。



“不?那是给魔尊玉楼一个再见白莲天尊的好机会。”



“见一面就被杀?还好机会?两个可能,要么他被杀,要么他杀了白莲天尊,可这对他来说没有一个是好的定义。”誓鼎想着那与心爱的人对敌的场面,那应该是最痛苦的吧?你死我亡,最终都是一个痛。



“两个都没有在决战的时候死。二人在魔尊结界里大战了三天三夜,仍未分出一个胜负,魔尊玉楼似有似无的退让却打动了白莲的心。一个男子如果真的为了爱,可以不顾自己的生命,而又为了她的骄傲而默默的付出,让白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元始天尊说着说着痛苦的捂了捂胸口。随后吐到了地上一口黑色的血液,咒骂着:“这该死的怨灵,真不让人一刻清净。”



誓鼎这才发现周围浮动而啃咬着元始天尊的怨灵。他有灵力护身,对这一切全然不察觉。虽然这是元始天尊罪有应得,可是手中的白玉宝剑却又开始不安分,抖得他的心也跟着乱,于是做了一件违抗天意的事,点住了元始天尊的任督二脉。注入了部分灵力在他体内。虽然不能起什么作用,但是怨灵也不敢再次靠近。



短暂幸福



他这样的行为也似乎在元始天尊的意料之中。那诡异带着疲惫的笑容再次连接着嘴唇而动起来。“谢谢。”



誓鼎没有去理会他,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元始天尊继续了刚刚的话题,心里也暗叹,这个男子确实是白玉宝剑的人选,他的恨意他的极端无一不在昊天之上。主人重用他的时候他便忠诚的如同一条狗,可是当他需要更大的利益时,那些阻碍到他的,从他的眼神也可以得知他不会放过。



“后来白莲竟然和玉楼相爱了。玉楼以为这就是一个结局。什么天兵天将只要他们二人联手,也照样不是问题。谁知在他最信任白莲的时候白莲竟然出卖了他。抽走了他的魔骨。”



“这女人的心真恨。”誓鼎讥讽一笑,玉楼真是一个倒霉的家伙。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元始天尊苦笑,那么高傲的一个女子,怎可能是那种人呢?“后来白莲完成了任务之后,又去了魔尊结界。被背叛蒙蔽了心智的魔尊虽然再无魔力,可是还是执起那把断了的白玉宝剑刺穿了她的心窝。那傻女人以她的灵力怎么可能躲不了呢?可是她没有。所以生生的被那把带着玉楼爱意的剑刺穿。”



“背叛的下场,罪有应得。”誓鼎唾弃的看了元始天尊一眼,从他言词中的激动情绪也猜出了他对白莲天尊的情感。恐怕也是一份深埋地底的爱恋了。



“没错,玉楼是这样的认为,所以他控制着自己的心痛,生生的把剑抽出来。转身,听着白莲天尊倒在了地上的声音却不在回头。那把沾了白莲天尊的剑变得有灵气。神和魔的爱意融合。”



“爱之深责之切,玉楼用着自己那份由爱生恨的情感再次把剑合二为一。那把剑融入了太多的情愫也变得强大起来。在铸成之时,玉楼歃血,留下了一个诅咒。用自己流干了的血化为了一个谁也无法破解的诅咒,而他便和白莲一同死去。”



——————————————————————



亲们,这两天冷涵搬家,网络不好,都是由猫猫同志代更,真是辛苦她了。今晚刚刚借用了一下我家楼上的网线,特意给亲们多一更,希望亲们不要遗弃偶,等冷涵的宽带接好了就开始猛发哈。而且新文也差不多等宽带接好只好发,希望亲们能继续支持。



玉楼魔尊



说到这里元始天尊明显的眼神黯淡下来。那个傻女人就这样死了。让他再也无法远远的看着她。



心痛的感觉再次崛起。原以为早已尘封了的往事不会再去在意,今日谈及之时他才知道原来不管是人,是神,都逃不过这一关。那年桂花树下的一个微笑,让他连自己都忘了是谁。



“那白玉宝剑怎么会成为仙界的神剑?”摩挲着手中的白玉宝剑,誓鼎总感觉他的心里在想什么,宝剑都可以知晓。



“后来玉帝派人攻入魔宫,缴获了白玉宝剑。不可否认白玉宝剑是千古难得的一柄宝剑,但邪气太重,不过又有白莲天尊的血液,所以它算是亦仙亦魔。”元始天尊从誓鼎手中拿过了那把剑,那把涂有她的血,她的爱的剑。誓鼎也没有阻止,看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玉帝不舍,也权当是为了祭奠白莲天尊,便把白玉宝剑冰封在了千年寒冰石中。利用着寒冰石的灵力一点一点消磨掉那剑中的邪气。没有人知道诅咒的强大。”



元始天尊把剑再次交回到了誓鼎的手中,可是这次誓鼎接过的剑,明显比刚刚要沉重了少许。



“那现在这剑是一把没有诅咒的剑了?”誓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里明显有了一股失望。



“我刚刚说了,玉楼是用自己的血喂养着它,他下的诅咒是谁也无法破解的。但这把剑是一把情剑,如果遇到的主人是正义之士,那它的诅咒就会化为成全。我想玉帝应该也是认为这次大劫之后,你才是那个最忠义的人选吧。可惜啊可惜。”



“难道这有何不对?”听到了元始天尊的话,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一切与自己息息相关。心也开始不平稳的跳动起来。



“呵呵,不对肯定不对。你会因为它的指引而来到了这里怎么可能会对呢。”元始天尊一改刚刚的失意,眼神也跟着邪恶了起来。“你没发觉它比你刚刚来的时候明显要重了吗?”



关于白玉宝剑



“那又如何?”誓鼎经他这么提醒,想起了刚刚接过白玉宝剑时的感觉。



“呵呵,那又如何,这里是怨灵聚集的地方。白玉宝剑虽然镇压在千年寒冰石已久,但那也只是小小的冰封。而你刚刚肯定是内心的邪恶唤醒了它。经过了它的指引才来到了这里。就在我们谈话的这个短时间里。它不知道已经吞噬了多少怨灵了。”



“这~~~”誓鼎连忙站了起身,恐慌的看着那把剑,真有这么邪恶的剑吗?



“对它说出你的欲望,它会满足你的。”



“鬼话连篇,我看你是呆在这太清闲了。”誓鼎一甩袖子离开了‘海之角’。



那渐行渐远的铁色背影让元始天尊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