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第4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玉宝剑。王母欠碧瑶的一个情,必须由他来还。



南希帝察觉到自己刚刚的失礼,轻咳一声:“在下失礼。”



“咳咳,不碍事。”王母节奏有序的帮他拍着背部,等到那口气顺过来的时候他才继续说:“如今最重要的是找到解决的方法。”



“您知道?”南希帝好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只要念柳嘉无事便好。



“不知道。”



“你···”南希帝实在是无力再跟这个无能的玉帝说话了,找了个角落坐下,现在他只能想办法,可是脑子就如同短路了一样,根本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原来真正的天劫是这个,昊天的劫数根本不是天劫,所以他可以算到,而如今真正的劫难到来,别说预算,就连应对的方法都毫无头绪。



“据传是有一个方法,但根本没有人知道是什么。除了那宝剑本身,和那时一直跟随玉楼的一个随从,可是那随从就如同人间蒸发了般。”玉帝的话是对南希帝讲的,可是看起来却更像是自言自语。



南希帝现在的心情他可以理解,那他呢?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一再的让自己的儿女妻子受苦,他的心会比他好过吗?



原来昊天一战不过是一枚烟雾弹。



玉帝二字原来是如此沉重。



你想用绝食来抗议



“你们不用白费力气的。哈哈,没用的,等着跟我一块死吧。哈哈,这么多条高贵的命陪我一条贱命值得了。”



南希帝有气无力的瞥了说话的元始天尊一眼,又收回了视线。



‘海之角’陷入了一片沉寂。



“公主您就吃一点吧。”小雪在誓鼎的安排下依旧照顾着念柳嘉的起居饮食。现在的她看到誓鼎就会浑身哆嗦个不停。



念柳嘉掀翻了桌子,大吼:“出去。”



“公主···”小雪委屈的梗咽,蹲下去收拾起碎片。



“不要捡。”



“公主···奴婢···”



看着小雪湿润的眼睛看着她,念柳嘉的无名的怒火骤然上升,什么时候开始,这一切都变得如此乌烟瘴气。“我叫你不要捡你听到没有?”



“可是等下元帅会···”



“你是我的女婢还是誓鼎的?”



“可是···”小雪想说誓鼎真的好可怕,可是一向不会刁难人的九公主现在也变得好可怕。特别是现在看着她的眼神比要杀了她还恐怖。她到底该怎么做?



“你下去吧。”听到声响的誓鼎一进来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慢悠悠的走近了念柳嘉的身边。挥手示意小雪下去。



小雪战战兢兢的想让他重复一遍,生怕自己听错命就没了。“元帅···”



“让你下去。”



“是。”一个寝殿,两个眼神都可以杀死人,她只好一步一步的倒退着,直到退到誓鼎的视线没有停留在她的身上,她才转过身,正面走起路来。



在小雪把寝殿的门带上了之后誓鼎才看向了这个让他魂牵梦萦,却不曾多看他一眼的女子。“饭菜不合胃口?”



念柳嘉理都不理他,直接坐到了椅子上。



“你想用绝食跟我抗议?”



“本宫不会傻到做这么愚蠢的事。”



“既然知道愚蠢为什么还这么做?”



“因为你面目可憎,看着这些你送来的东西我就会联想到你这张恶心的脸。你说我吃得下么?”



你想见他?



誓鼎明知念柳嘉是故意用言语来激怒他,但是心还是隐隐抽痛。恨不得现在就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嚣张不起来,可是他却怎样也无法硬下心。“你···”



“请称呼本宫九公主,一个下人还不配和本宫用一个‘你’字,这点规矩难道你不懂?”



“到底要我怎样?我哪里不如那个南希帝了?他不过是命好,他哪里比得过我了?”誓鼎抓狂的拖起坐着的念柳嘉,使劲的摇晃着她的肩膀。



“要你怎样?哈哈哈。大元帅原来也有失落的时刻,本宫还以为大元帅永远都是那么目中无人呢。”眼神犀利的瞪着那只抓着她肩膀的手,她甚至有种先把被他碰过的地方的肉给割下来。“南希帝哪里都比你强,本宫还真不知道怎么告诉你了。哈哈。”



“现在的南希帝不过是一个阶下囚,有什么资格可以跟我相提并论?”誓鼎一把把念柳嘉狠狠的推倒在地上,刚刚被念柳嘉掀翻的桌子还有那些陶瓷碗碟摔出的碎片深深陷入了念柳嘉的手掌之中。



“你没事吧?”誓鼎着急的蹲到了她的身旁。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被愤怒冲昏了理智。



“你说呢?你给我的伤害如果只是这点小伤的话,我会很感激你。”



念柳嘉的咄咄逼人到底还是让誓鼎无法再忍耐。“好,你想见他是不是?”



念柳嘉看他说出这句话时的眼神隐约感觉到了不妥,誓鼎不可能会如此无条件的。而他也知道跟她交易的话那如同鸡同鸭讲。那么他要干嘛呢?



这样刺激他,她现在开始担心到底是对,是错。



“怎么?这不是你的心愿么?我成全你还不好?”



见念柳嘉还是不说话他干脆用拖的,念柳嘉就这样被他一只手拖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清晰。



“来人,去‘海之角’把南希帝给我带来。”



南希帝不是懦夫



行尸走肉的天兵天将来到了‘海之角’打开了关押南希帝的牢门。



“终于来了,我等得太久了。”南希帝唇角勾勒起优美的线条。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还不如出去和念柳嘉并肩作战。



柳嘉果然没有让他失望,速度还真是快,只是他总感觉缺了什么一样。



“王子不要去。”王母隔着栏杆不断的制止着,她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该怎么办呢。情急只下抽回了金簪割破了来带南希帝走的天兵天将的喉咙。“王子你快走,誓鼎应该很快就会来了。”



“娘娘,陛下,我们一起走。”



“别傻了孩子,‘海之角’的锁是用什么做的你也很清楚。誓鼎只是命人来带你去,我和玉帝的牢门怎么可能打得开呢?快走,不要管我们,他不会对我们怎样的。”



“不可能,要走一起走,不走我就去见誓鼎,我南希帝决定不是一个畏惧生死的懦夫。”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给我逞义气?”王母气急了,现在一个人有生路就会有一丝希望,可是他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



“汐儿,让王子自己决定吧,现在的一切都不是你我可以掌控的。”虚弱无力的玉帝勉强的把话说了出来,便咳个不停。



南希帝不由得皱了皱眉,现在真是进退不能。去,死。不去,还是死。那他还是选择和念柳嘉一起面对。



那个飘然而来的身影,他怎能忘记?



那个给他一掌的正气,他怎能忘记?



那个为他哭泣不停的模样,他怎能忘记?



那个把自己一生幸福的信任都交付给他的神情,他怎能忘记?



一切的点点滴滴都在他脑海里徘徊,更加坚定了他的意志。



“如果没办法救出你们。那南希帝也不会苟活。”南希帝跪到了地上,对着王母和玉帝行了三跪九叩之礼。“来不及的礼数,希帝现在补上,希望二老可以安心的将柳嘉交托给我。”



我知道你知道



“好,好,好。贤婿快快请起。”玉帝露出了一个和蔼的微笑。王母则是捂着嘴不让自己哭泣出来。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的软弱而带来的不是吗?为什么要让九儿代她受苦。昊天死了,不就是什么都解决了吗?天真的想法可以不断的欺骗自己却还是没办法改变一切的命运。



“哈哈哈,一群不自量力的人。你们还以为你们还依旧是那高高在下等着被仰望的玉帝,王母,西方国度王子吗?命运的齿轮在逆转你们不可能不知道。”不屑的一笑,但却说出了他们三人不断欺骗着自己的心声。



“元始,哀家知道你一定知道解救的方法,你快说啊。难道你真的要看天庭从此变成炼狱吗?”



“这与我无关,尊贵的王母娘娘,您太高估我了。我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哈哈哈。”猖狂的笑声让王母担忧不已。元始天尊看到了她的表情之后笑得更加变本加厉。然后轻声的朝着王母的方向说:“就算有,我也不告诉你。”



“啊哈哈,啊哈哈。”



“娘娘,跟这种败类说话会污染了你的嘴。不必求他,天无绝人之路,我相信邪不胜正。”南希帝说完便走出了牢门。那个女人还在等他,他一定要去。



“王子,小心。”南希帝此去凶多吉少谁都知道,只是他坚定的眼神让人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好祝他好运。王母和玉帝穿过这铁栏杆,十指相扣,等待奇迹的那一刻。



元始天尊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他以为南希帝会为了所谓的爱而来求他。



可是他没有。那他是该失望还是该钦佩呢?



如果当年他不要畏惧魔尊玉楼,只要他挺身而出,是不是白莲就不会死?



是不是一切都会改写?



是不是白莲会因此而注意到他的存在?



是不是···



那么多的是不是也挽回不了打错已经铸成的事实。



那他现在的行为是不是还是一个错?



想救她,跪下来



“等等。”元始天尊的一句话让玉帝和王母感到震惊。就连南希帝也留住了脚步,但他没有回头。



回头,也许只有可能再换一次耻辱。这还不打紧,只是他现在心心念念的都是她。一刻他也不想多逗留。



“那么想救她?那就跪下来求我啊。哈哈哈。”



南希帝的拳头紧握着,只消一秒他就可以打得他鼻青脸肿,可是他没有,只是遗留那僵硬的身影给了元始天尊。



“怎么?刚刚不是还大仁大义,情意绵绵?现在要你下跪就办不到了?”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有那个能力?”出人意料的似是答案似是问题不得不让元始天尊放弃了一些看法。只是他现在内心也不断的在挣扎。



如果白玉宝剑毁了。那支持他的信念是不是也可以同时击溃了?“凭我就是除了白玉宝剑唯一知道方法的人。”



“什么?元始,原来那个人是你?”玉帝诧异的询问,反而王母很平静,该来的,都来了。



“装什么惊讶,你不是早就知道的吗?呵呵,我还真要感谢你当日的不追究,可是你知道吗?我是多么希望你追究,你让我整整内心煎熬了100多年,你知道吗?”凄厉的声音道出了这么多年来的怨恨。是恨,这恨早已折磨得他不成样子。远以为昊天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只是那个窝囊废到头来还是让他失望了。



如今,白玉宝剑还是现世了,他再一次进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



“呵呵。”王母冷哼一声:“你的煎熬是别人给你的吗?哀家以为这100年足矣让你清醒过来,但是今日看来你还是让哀家很失望。”



“你闭嘴,你是最没说这句话的人。如果不是你,白莲不会香消玉殒。都是你···”元始天尊发狂的腰靠近王母,奈何铁链铐住的他,怎么走也只是在链长的范围内。铁链摇摇晃晃,就是无法拉长。凶残的面孔十分吓人。



没有他,她就会爱你?



“元始,白莲的灵力你不会不清楚吧?”



“那又如何?”



“如何?一把剑真的可以要去她的性命?不要以为每个人都是白痴可以么?你真以为你做过的事没人知道。”



“不可能,不可能。”元始天尊神色失常,眼神涣散的看着王母。



王母那了如指掌的眼神让他更加失控,用力的捶打着自己的头:“不会的,你不可能知道的。你们当时的注意力都在玉楼的身上。”



“这样就可以说清你的罪行吗?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的错难道还想让所有人陪你承担吗?”



“不。不,我没错,我没错。错在你们。错在玉楼。要不是你们一切都会走着正常的轨迹。”元始天尊不断的拉扯着铁链,希望可以多上前一步,然后靠近王母,把她掐死。不会有人知道的,不可能有人知道的。



“没有玉楼,白莲就会看上你吗?”王母突然觉得很无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自以为是。如果没有这些自以为是,是不是所有的劫难也不可能存在了?



“会,只要他没出现,我和白莲早晚会在一起的。”元始天尊信誓旦旦。



“在玉楼出现之前你和白莲认识多久了?”



元始天尊的情绪终于有点缓和。



“说不出口?哀家来替你说。八千年,整整八千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