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第1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余风无所谓的耸耸肩:“你这个干女儿是个好苗子。”



汪谋拍了拍余风的肩膀“这个我自然知道,所以我才会这么注重培养。冉雨和她是相反的,可是也许她可以打开冉雨的心扉。”



“无所谓了,我已经不抱希望。是我错在先。”余风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已经不再是嬉皮笑脸,而是一种忧伤,一种不该属于他的忧伤。



“时间,她需要时间。”汪谋意有所指,只是在余风看来只是局外人的恺恺而谈。时间,多么可笑的一个词。



闺中密友



“冉雨你慢点。我很不舒服。”从一上车就发现了冉雨的不一样。此时的冉雨不再是把表情都公布在脸上,深沉的容貌下,看不出一丝痕迹。面无表情的踩着油门,让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快速奔驰,也许现在的她心里一定很难受吧?



“对不起。”听见了念柳嘉的话,冉雨终于把车速放慢了下来。念柳嘉看出了她的无助,原来冉雨跟她是同一类人,只是冉雨用笑容和表面的倔强来掩盖住罢了。



多多少少念柳嘉猜到了些什么。只是她不会问,就想汪谋对她说的,除非她自己想说。



突然冉雨来了个急刹车,虽然系了安全带,念柳嘉的身子还是惯性的向前仰了一下。冉雨疲惫的靠到了方向盘上面。不知是不是错觉,念柳嘉似乎从她的背部看到渗出来的寒气。“可笑,真可笑。”



念柳嘉只见冉雨因为冷笑而抽动的肩膀。那么坚强的她,又那么脆弱的她,现在是用什么方法在克制自己呢?



念柳嘉几次想伸手去安慰她,可是始终没有那么做。她想也许现在的冉雨只是想自己静一静。她也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是那么薄弱,她现在就连安慰的话语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时间似乎静止在了这一刻,当冉雨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未见她脸上一点湿润。其实一直以来她都知道冉雨其实和她是同一类人,只是冉雨用了一种不同于她的方式来掩盖而已。



冉雨理了理自己的状态,不就一个男人吗?不是早就告诫自己要放开了吗?



“好点了?”念柳嘉见冉雨的状态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用了神似讽刺的语气问着她,不断的把玩着自己的手指。



冉雨也不以为然,在两颊划出了完美的弧线:“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懂我。”拨弄了一下刚刚被她自己稍微弄乱了的刘海,启动汽车,以中等的速度缓缓的开动着。



念柳嘉没有回答她,把头扭向了车窗外的景色,再美的景致随着车子的移动,都会时过境迁,梨涡浅笑,笑自己原来也是一个可悲之人。



一路上,二人都各怀心事,一言不发。



闺中密友



冉雨双手各拿一杯红酒,悠悠来到了念柳嘉的身边,“给。”



今夜月朗星稀念柳嘉独自一人坐在了天台的摇椅上,把脚缩到了椅子上,双手抱膝,抬头仰望着天空,随着摇椅的摆动看到了一个悠然自得的体态。锁骨处的桃花在月光的衬托下更加妖娆,如同耀眼珍贵的红宝石。



“谢谢。”念柳嘉结果红酒随即又放到了自己左边的桌子上,继续专注的看着夜空。那种寂静的美。



冉雨也不以为然,做到了左边另一张摇椅上,轻轻抿了一口红酒,“今晚的月亮的确又圆又大。”



念柳嘉没有看她,只是笑了。与其说她在笑还不如说她是自嘲。“众星的确因为她失去了璀璨,可是又有谁明白它的孤单?”说完拿起桌上的红酒喝了下去,然后摇摇头“这味道真的不适合我。”



“高处不胜寒,呵呵。”冉雨玩转着手中的空酒杯,顺着月光看着它里面还残留的一滴红色液体。“其实它原本也不适合我,只是我学会了去习惯它而已。”



“习惯?逼自己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这就是习惯?”念柳嘉的声音很轻很轻,而且也没有用到内力。是否是因为夜的关系,冉雨总感觉念柳嘉的话里带着寒意,而且赤裸裸的挖掘着她的内心深处。



“等习惯了,好与不好或许不再重要。”



“是吗?呵呵,但愿如此。”听到了冉雨的话之后念柳嘉真的有股想给她两巴掌,让她清醒清醒的冲动,只是最后还是克制住了。可笑,这关她什么事,冉雨爱怎样就怎样咯,难受的那个人都不是她,可是想是这么想,心理作祟还是不忍心的偷偷瞄了冉雨一眼。就这么一眼,让念柳嘉后悔自己说出那样的话,冉雨那样哀伤的眼神,看在念柳嘉的眼里真的不是一种滋味。



第一次,第一次她会被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感染了哀伤的气息。冉雨?你究竟的内心深处藏了多少秘密?你究竟是怎样带着这些哀伤还展现给人乐天的一面?



闺中密友



“不然还能怎样?时光可以倒流?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当做没有发生?柳嘉,你太天真了。”冉雨把手一反,轻轻松开。‘枰磅’的一声清脆,地下溅开了玻璃的碎片,随着那一声响起,念柳嘉被惊到了,猛然的坐直了身板,看向了一边的冉雨。



冉雨呆呆的看着地上的碎片发呆,良久之后才慢吞吞的说了一句“原来真的很脆弱。”然后开始大笑,笑到连念柳嘉都发毛了。



“冉雨,你没事吧?”



冉雨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反复刚刚那狰狞的五官从未出现过。“没事,感慨而已。”



“谢谢你,体谅我。”



“我什么都没做。”念柳嘉恢复了状态,依旧靠到了摇椅背上,欣赏着那皎洁的月光。她不喜欢月亮,她甚至是很讨厌,但她喜欢看它,期待着每次的阴晴圆缺。



“错,其实我知道你做了很多,我只能说谢谢。”



念柳嘉闭上了眼睛,呼吸着夜晚的空气,由于别墅的对面就是海洋,她还嗅到了淡淡的咸水味“要谢就谢干爹。”



“光头佬?”



听出了冉雨话里的疑惑,念柳嘉闭着眼睛,轻轻吐出了一字一句。“恩,他教我的。他说,会等我想说的时候自然由衷的告诉他,所以我把他当做了我在这唯一的亲人。你有什么事我不知道,如果你不想说,我也不想知道。如果你想说,我会听。”



冉雨‘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念柳嘉斜过眼看着她,没有说话,用眼神询问着。“不用这么看我,这是我认识你以来,你说的最多话的一次,而且是这么诚恳。”



诚恳?话多?会么?看来她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今晚就好好烦烦你。”



“哦?”



“其实我和羽西是~~~”



风声,海声,声声入耳。



伴随着这样大自然的声音,冉雨道出了她的童年记忆,以及演艺的坎坷道路。念柳嘉用心的聆听着,静静的,当一个最忠实的听众。她们都不知道,就这么短暂的一夜,早已让她们都接受了彼此。为对方敞开了那道通往心灵最深处的大门。



闺中密友



“醒了?昨晚才一杯就醉了,真没用。害我一个人在那说得津津有味。”冉雨见念柳嘉醉眼朦胧的醒来。赶忙递给了她一杯水让她清醒一下。走过窗前,拉开了紫色纱幔窗帘,一道刺眼的阳光撒落到床上,缓缓的光线,散发出温暖的感觉。



念柳嘉执手挡住了阳光,从手掌的缝隙看到了阳台上那片美丽的淡紫色花海。



她忘记了自己昨天是怎么躺会床上的,头微微有点痛。搜索着关于昨晚的记忆。对,谈心。原来冉雨还有那么一段辛酸史,念柳嘉想过很多关于他们二人的关系,可是从来不敢想到会那么刻骨铭心。



从孤儿院,到青梅竹马,到共同奋斗,到把唯一的机会相让,到最后可笑的背叛。冉雨只是用轻松的口气概括着,没有过多对自己心里的描述,念柳嘉当时很想问,你的心是不是很痛,只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又把话咽回去。



那样的经历,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仿佛说的那个人不是她,没有过多描述心理对这一切不公平的激动情愫,但内心深处真那么淡定吗?那是什么样的一种眼神?认命吗?一个乐天派的坚强女子表现出来的服输吗?又是什么力量让冉雨可以背负着这么大的委屈,依旧笑脸迎人?



“所以我说那酒不适合我。”掀开被子,走到了冉雨身后,冉雨此时出神的看着对面的海洋。跟随着她的视线看到了那浪打沙滩的美丽景致。是啊,真的好美,可是她好像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它,可它那淡淡的咸味却一直环绕在她的身边。



“很美对不对?”感觉到念柳嘉的靠近冉雨依旧没有回头,眼里多了一丝复杂的情愫,只是念柳嘉完全看不到。但话里的哀怨是怎样也无法伪装的。



念柳嘉正想开口说什么便被打断了“他以前说过,如果我们都成功了,都有钱了,就在沙滩上举行我们的婚礼。要我做天下最幸福的新娘,他说我留长发的样子很美,就像仙女到时候一定是世上最美丽的新娘所以我就一直不敢剪头发,可笑吧?”这样的一句话赤裸裸的嘲笑着自己,真的是很可悲。



闺中密友



“冉雨?为什么不去要一个解释?”



“如果解释有用,他早给我了,不是吗?”被冉雨这么直接的说出了事实,念柳嘉一时词穷,也不知道改怎么安慰她。其实根本不需要安慰,冉雨比谁都清楚一切,只是还是一直停留在挣扎的边缘,不愿放弃。



“走吧,去洗把脸,我做了早餐。”冉雨耸耸肩,念柳嘉以为是一个错觉,冉雨一转身脸上又多了平日里看到的笑容。这样的‘坚强’她真的一点都不辛苦吗?



见她豪爽的转身,那样的一个背影真让人忍俊不禁。



念柳嘉和冉雨的感情一日比一日来的深,何玲也天天来,课上严肃,课下又亲如姐妹。时间一晃而过,对念柳嘉来说短短的三个月真让她受益匪浅,当何玲跟她说“你已经到达要求了。”的时候她非但没有高兴反而很失落。她一定是疯了,那样的魔鬼训练不知道期待了多久才等来的。可这一时刻的到来她反而觉得胸口堵堵的。



“老师,你会常来吗?”冉雨眼里尽是孤单的感觉。是呀,她喜欢的,喜欢她的为什么一个个都要离开她,真是是她太重感情了吗?



何玲宠溺的捏了捏冉雨的脸蛋“傻丫头,只是柳嘉的课程完成了而已,我现在空的很,而且也累了,不想飞来飞去。有空就会过来串门的。”



念柳嘉看着她们这样的温馨一幕,自己仿佛像一缕空气,她们需要她的存在,却看不见了她的存在。



何玲犀利的发现了念柳嘉脸上的变化,一把把她们两个都搂在了怀里,轻轻的拍着她们两个的背。像一个母亲的温暖。她知道,念柳嘉和冉雨都缺少的母爱。哪怕冷漠如念柳嘉,坚强如冉雨,她们都缺乏着同样的安全感。



空旷的客厅,三个人紧紧拥在一起,让外人看来是多么怪的一幕。可是这样的暖意都流进了念柳嘉和冉雨的心田。



‘冷情王子’美邂逅



送别完何玲,冉雨赶去了片场,空荡荡的留下了念柳嘉一个人。突然很想去沙滩散散步。在这里不多不少也是整整三个月了,基本上都是足不出户的接受何玲的一切训练,就算有看海,也只是在房间的楼台想向下看去而已,不明所以的很想去踏踏浪。



心动不如行动,念柳嘉穿了一件白色雪纺和一条及膝米色布裙。这样清淡的组合一直都备受她的青睐,Nanci的设计概念真的很符合她的口味,不对,确切的说是符合那个‘魄’的口味。(。wrbook。)自从有了那个‘魄’之后她不再闹笑话,也了解了很多资料,什么上网之类的。也在网上搜索了很多关于惜银国的信息。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冉雨曾经戏谑过她说:“你该不会跟小说里的架空情节一样,从异空穿越过来的吧?”一句玩笑,却让她的心纠成一团。一有空闲念柳嘉就看一些反穿的小说,越看心里越没底,难道她也一样?这世界真的有神明的存在?那誓鼎呢?自从那日之后就再也没有见他,找到他才可以得到唯一的答案吧?



反复思量之余已来到了沙滩边,往日里温柔的海风在这样近距离的接触,似乎也变得猖狂起来,不断的刮打她的脸颊。脚一步一步,步入海水了,因为是傍晚了,海水里多了丝冰冷的感觉。一触及凉意便上身,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手臂出现了鸡皮疙瘩。戳了戳自己因鸡皮疙瘩而发粗的手臂,试图抚平它们的毛躁,脚步却不停歇的往着沙滩边缘走着,赤脚感受着这能让她清醒的寒意。



走了几步,脚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垫住了,还好她是缓缓的散步,不然她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