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第1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惺茏耪饽苋盟逍训暮狻



走了几步,脚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垫住了,还好她是缓缓的散步,不然她的脚可就受罪了。把脚退后了一部,俯下身拾起垫住她脚的东西。原来是一个美丽的贝壳,背上还有点点斑斑,念柳嘉虽第一次见到,但‘魄’已经在潜意识告诉她,那是贝壳,一个完美的贝壳。



微微蹲下身,用海水把贝壳洗的干干净净,少了沙子,少了污垢,贝壳看起来更加美丽。



‘冷情王子’美邂逅



念柳嘉走到了沙滩上,找了个海浪打不到的地方,席地而坐。晚霞的天空,美丽的火烧云,日落的风景,海洋的辽阔,都那么让人心旷神怡。海风徐徐吹拂着她的三千情丝。“这样的日落真与雪山之巅的截然不同。”是啊,既然不同,为何还会想起呢?那日不是已经埋葬了吗?箫南飞,你真的好狠心。如若再见,真当问问你的良心还在么?



庄楠西放下了背上的画架,小心翼翼的所有工具都摊了出来。找好景色,用铅笔勾勒出眼前的美景。每每心烦来海边绘上一幅画,完全是自己的另一片天地。远离了那烦人的公案,远离了那厌恶的嘴脸,只有这一刻的他才是表里如一的平静。



突然视线里多出了一个景色,一个女子的背影,高举贝壳,好似在专注的欣赏着贝壳,又好似在专注的看日落,又好似什么都没有在想着什么。



那样的一个背影让他一时间移不开眼睛,而手却没停下,等他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画布上早已不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了,而是多了一个拥有着忧郁背影的女子。而庄楠西更是一眼便认出来了那女子身上的衣服正是他这个季度的主打。



他的衣服向来都是把人衬托的清丽脱俗,而今天他却深有体会,原来他的功力还不够,这衣服给眼前人穿来只是一种陪衬而已,哪怕他现在看到的只是一个背影,这是多么荒唐的一个理由,却是那么有力的打击着他。



想得有些入神,手中笔不禁滑落。正欲俯身拾起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女子,在他之前捡起了它“在画我吗?”



第一次被人这么直接的问着感觉有点手足无措,难道她不认识他?身上穿着他设计的衣服却不知道他是谁?又是一个可笑的说法。



虽厌恶平日里那些人的毕恭毕敬,可现下被她这么直接的问着,他反而感到了不习惯,原来他也是一个虚伪的人?



‘冷情王子’美邂逅



“画的不错,可以把它给我吗?”对上了念柳嘉清澈的眼神,庄楠西好像有点深深的陷了下去,一种无名的引力。这样的眼神在哪里见过呢?对,片场的那个女孩。连助理都查不出她身份的女孩,以为放弃了和她再次相见的机会,想不到是这样的情况,而且他竟然鬼使神差的把她画了下来,这就是缘分?



念柳嘉的眼神在画布上流连,宫里的画师应该也没有他画得如此自然吧?一个背影他怎么有办法画得这么神似?若不是她感觉到有个眼神一直停留在她的背部,顺势寻来,应该也看不到自己还有这样的姿态吧?他竟然,竟然画出了她想着箫南飞的意境。手指不断的触摸着画中人,连画家都来不及多看一眼。那样的她,连她自己都迷茫了,她真的是那么脆弱吗?



见他迟迟不作答又开了口“可以吗?”眼神里透露着诚恳,她想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对方一定不会拒绝,更何况画中人就是她。



被她再次提醒庄楠西总算是回过神来,未见正面时还在想,拥有这样脱俗的背影,应该也是一个美人胚子吧,而当她站到了他面前的时候他却失神了。



冰冷的声音让那双清澈得充满期待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不可以。”这样的脱口而出让庄楠西自己都有些诧异,按道理他根本连拒绝的理由都没有。可是潜意识里就是不愿意失去这幅画,而当看到念柳嘉失望和出乎意料的眼神时,他又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一耳光,然后收回刚才的话。



“我跟你买。”失望的眼神稍纵即逝,念柳嘉心想,一般画者作画无非也是为了娱乐,如此的话他就不会在乎,这也不过是他兴起之作。而他不同意的原因估计就是为了钱吧。为了钱卖画为生。所以他才会在乎着没一部作品。



显然没有想到念柳嘉会说出这样猖狂的话,庄楠西收起冰冷的表情,实在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



‘冷情王子’美邂逅



念柳嘉不明所以,她跟他买画,跟知道他是谁有联系吗?细细看了他两眼,长得很有贵族气概,而且身上好像散发着一股才气,而他的眼神也告诉了她的确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可是她真的是不认识他,她只想要他的那副画,仅此而已,只能懵懂的摇了摇头,让她本来沉稳的五官看上去多了一分娇俏可爱,庄楠西的心突然的抽搐了一下,她,是他遗忘的一道记忆吗?为什么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我要的价钱你给不起。”冷冷丢下一句话,开始收拾起画架。出来的时间也够久了,休息的时间也够了,明天会公司估计又是堆积如山的文件了吧?想想就头疼。而念柳嘉那句话把他想象成了充满铜臭味的人,让他一刻也不愿意多停留。



“开个价,你要什么?我想我可以满足你的胃口,让你可以一段时间高枕无忧的过着舒服的日子。”念柳嘉不服气的按下他正欲收起的画架。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么迫切的想要那副画,她只知道她要它,一定要。那样的背影是她的牵绊。什么叫她给不起,就算现在她不是惜银国的公主了,可还有汪谋给的一笔生活费。在冉雨家好吃好喝,压根就不需要钱。



“如果让你陪我睡一晚呢?”庄楠西好笑的看看念柳嘉,明明一脸精明却还是显示着孩子的童真,这个社会还有这么清澈的眼神,的确难能可贵。突然有点想把这样的她据为己有,有了些许的霸道在心里,只是嘴上还是逞强的戏谑她。



“放肆。”念柳嘉被这突如其来的话震撼到了。眼前这么儒雅高贵的人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难道男人就这样吗?那箫南飞呢?和她相处了那么多个朝朝暮暮,可是除了偶尔嘴上的轻薄,他们都是相敬如宾。这样的他,说要娶她的他,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吗?



“不是说满足我的胃口吗?做不到?以后记住,做不到的事就不要信口开河。”拉好画架的拉链,大步流星的朝来时的路走去。念柳嘉呆在原地,看着他遗留在沙滩上的脚印。



‘冷情王子’美邂逅



她的画,那带着她哀思的画,她连认真再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就消失在了她的眼前。她无能为力的看着它离开。



庄楠西把画架放在了后车座,坐到了驾驶位,系好安全带。却迟迟不发动。思前想后的回忆着刚刚自己异于平时的举动。轻笑,摇摇头,自嘲自己一定是疯了。



踩下油门,银色的玛莎拉蒂平稳的驶向他的住宅区。脸上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线。



“干爹。你来啦。”念柳嘉拖着失望的脚步打开了红木门,在玄关处看到了汪谋的鞋。心里清楚,安逸的日子也到头了,她应该做点什么。只是被刚刚的那一个小意外搞得没了精神。



“恩,顺道来看看。柳嘉最近学习的如何?”即使已经从何玲那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可是他还是想听听念柳嘉对自己的评价,他相信自己的眼力。



“还是觉得有些地方不足。”



“哦?”原以为念柳嘉会谦虚的说出她的学习成果,却不曾想过是这样的回答,看来他还是不够了解念柳嘉。念柳嘉也真的是有太多的发过点等待他去挖掘?



念柳嘉把刚刚去沙滩是整理出来的头绪一一的告诉了汪谋,例如肢体语言在现场表现不到位的时候该用什么来掩盖,和一些零零碎碎不起眼的小问题。听完之后不得不露出赞赏的眼神。在何玲那样严厉的教导下,她不但没有喊厌烦,还认真的找出了其中不为过的小缺点,做到尽善尽美。



汪谋也毫不吝啬的一一作答。“好了,现在应该明白了吧?”



“谢谢干爹提点。”



“做好做一个公众人物的心理准备了吗?”



这句话说到了念柳嘉的心坎里去了。这三个月来,她陪同冉雨出去过,冉雨出门之前就必须特意‘打扮’自己一下。而看到狗仔队又得想办法躲藏。她当时都有想施展轻功的冲动,最后还是克制下来了。看过太多有关书籍。‘轻功’是早已失传的功夫,这一点也更加验证了她内心的想法。



稀里糊涂的应允



她准备好了吗?没有,她甚至不想。如果可以她情愿就这样平平淡淡的看日出,望日落,何不惬意?只是她不能这么做。“准备好了。”



汪谋看到了她脸上微妙的变化,以及吸气时拉长的时间。带着一丝勉强和亏欠的情感。原来她不是很愿意。念柳嘉啊念柳嘉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迷?别人是不择手段的要拥有,而你呢?“真的?”



“恩。”



“好,让冉雨明天送你来片场,新戏也可以开拍了。这个是剧本,今晚好好练练,明天好好表现。”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本子给叫了她,让新人演这么一个困难的角色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直觉吧,直觉告诉他她一定会不负所望。所以不管什么人,怎么反对他始终没有改变主意。



翻开了剧本细心的看着,看到页面的演员安排。柳眉轻蹙,这样的人物她能接受吗?自己当第一女主角,而第二女主角是当红人气小天后,第一男主角是亚洲天王(还是个她很不喜欢的人)。她一个新人~~~



“相信自己的能力。”犀利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冰凉让人看了不寒而栗。他发现只要念柳嘉脸上有一丝自信的话,什么事情对她来说都能迎刃而解。“好好练练,我先回去了。”



“光头佬吃了再走。”冉雨本打算好好让他们俩‘父女’好好聚聚就一个人跑去厨房忙出忙进,结果在厨房听到汪谋要走才围着围裙手里还拿着锅铲就出来。



看到这样的冉雨,‘父女’二人先是对视一眼,随后便再也掩盖不住了笑意。冉雨被他们笑得尴尬以及莫名其妙,手开始对自己的脸乱摸,可是越摸他们越笑,怒火上升“笑p啊?怎么了?”



“冉雨~~~你的脸,哈哈,你的脸。”念柳嘉边笑边说,虽然断断续续,但也可以知道事有蹊跷了。连忙跑到镜子面前。突然一声尖叫在别墅中央荡起,尖叫过后还听到一声清脆的锅铲掉地声。



稀里糊涂的应允



“哈哈。”



“哈哈。”‘父女’二人听到声音之后更是忍住不,汪谋甚至笑到抱着肚子坐回了沙发上。



“你们两个~~~”捡起锅铲怒气冲冲的来到‘父女’俩面前,用着锅铲指着他们。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见他们还是笑声不断,汪谋甚至可以看到他眼角都笑出了泪水,冉雨更是懊恼,没事跑出来留他吃饭干嘛呀?可是她的脸上是怎么搞的?是急着给‘恩师’做可口饭菜才导致的吗?她现在的模样比那天念柳嘉杀鱼还要丢人。“不许笑。”



“哈哈,好不笑,不笑。”汪谋故意捂着嘴假装不笑,可是笑声还是没有间断。而念柳嘉也笑得一点形象也没有,想想那天她杀鱼的情况,和冉雨现在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这样的笑声直到晚餐结束了还没停止,汪谋不能看她,一看到她立刻就控制不住的笑了出来。气得冉雨直接想给他两拳。



而念柳嘉的笑在她看来肯定就是报复了,报复那天她取笑她杀鱼。天啊,这什么跟什么?丢人丢大发了~~~



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停在了围栏口,从驾驶位出来的是每个人都熟悉的冉雨。她先是自己悠然下车,在走到了另外一侧。很‘绅士’打开了车门。众人看到一只修长的腿在牛仔裤的遮挡下踩实了地面,再把手交给了冉雨,猫着腰下了车,顿时一阵喧哗。



“哇,原来那个就是念柳嘉。好美哦。”



“是呀,那天我见她就跟冉雨一起来,还纳闷呢,原来是内定女主角。”



“花瓶吧?”



“有那个可能。”



“还是我们的一婷好,汪导演是怎么搞的。”



“就是呀,那时候试镜不是说找第二女主角而已吗?怎么升到第一了。一定有问题。”



今天的念柳嘉把长发高高扎起显得整个人很精神,只是穿了一条没怎么装饰的牛仔裤和一件枚红色的t衬衫,简单的没有任何光亮的衣服,好像也沾了她的光,变得异常耀眼。锁骨处的桃花,因为自信更加妖艳,如同雕琢精细的红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