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第1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挥腥魏喂饬恋囊路孟褚舱戳怂墓猓涞靡斐R邸K谴Φ奶一ǎ蛭孕鸥友蓿缤褡辆傅暮毂κ



稀里糊涂的应允



而冉雨依旧是中性打扮,可是只要稍加留心也可以发现她今天的不一样,脖子的项链虽然藏了一半在衣服里,还是可以隐约看到由那发出的耀眼。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戴它,因为他会来吗?



今日的片场与她前两日来的有很大的区别。原来都是在围栏口人很多,而场地内只有工作人员。今天却无比的热闹,而且在通往汪谋平时休息的地方,站着清一色的两对人。个个高大魁梧,面无表情。耳上都戴着一个无限耳机,双手地方在背后。两对的距离刚好可以让两个人经过。庄重威严,颇有御林军的风范。



“吓到了?”念柳嘉放大眼睛看着保镖的样子,冉雨还以为她没见过这个阵仗,正打算安慰她没事的,这样只是为了保护今天来看女主角的Nanci,他每次出现都是这个排场,早已见怪不怪了。而且Nanci简直就是一个怪胎。说什么赞助的主打服饰必须通过他亲眼确认的女主角才可以穿,他的作品必须给他满意的人代言。而谷一婷就是没有通过的那个,虽然在那部戏中她还是崭露头角,让众人看到了她精湛的演绎,给她挣足了面子。可是Nanci还是不以为然的说‘她不配穿我的主打。’气到谷一婷直在家中跺脚,还砸了好几个价值不菲的古董花瓶。



“没有。”不料念柳嘉依旧平静的走到了汪谋面前,反而冉雨震撼住了。这样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她真是望尘莫及。



“干爹。”



“柳嘉来啦。好好,先休息一下,等下先来一段给总监看,这部戏的衣服都是Elez集团赞助的。而你的衣服一定会有幸的是Nanci亲自主笔的主打。”



“我会尽力的。”听了汪谋的话才注意到那个坐在椅子上低着喝茶的男子,似曾相识的感觉在没看到他的脸是便涌上了心头。正打算礼貌的打个招呼,对上他放下茶杯而带着审视的眼神她静止了。而他眼里也没有了不屑而是多了一丝相思的情绪。想不到世界这么小,昨天一面之后他竟然那么迫切的想再次见到她,原本还想今日傍晚时分在去沙滩碰碰运气希望可以遇到她,想不到~~~



稀里糊涂的应允



汪谋看到了他们两人的异样,心想这样就更好办了。如果连Nanci都赞同,有了这样的‘提携’柳嘉虽是新人也可以少了很多负面消息。“柳嘉你认识总监?”



汪谋的一声提醒拉回了念柳嘉和庄楠西的‘魂’。“恩,有过一面之缘。”



哦?一面之缘就可以让这个以冷酷王子著称的男子看她的时候多了那么多情意,看来事情进行得比他想象的要顺利得多。



“真巧,我叫庄楠西。”庄楠西站了起来,礼貌的伸出了手。看得一旁的冉雨目瞪口呆,这是Nanci吗?那个连被女人碰到一下衣角都要把衣服扔了的Nanci吗?



“念柳嘉。”毫不犹豫的握上了他的手。



触摸到她的手时,他全身像被点击一样,苏苏麻麻。多想一把把她揽入怀中,不要她的笑,她的美被世人所见。素来理智的他还是在最后一刻让自己清醒,礼貌的放开了手。这样的情况汪谋和冉雨先是觉得不可思议,接着相视而笑,看来念柳嘉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



“柳嘉,准备好了吗?等下把离别那段和羽西配合一下,要认真表现。”汪谋的眼里有着父亲的严厉,也有着父亲的慈爱,让念柳嘉心里暖暖的。也抛开了对羽西的成见。她一定不能让他失望,所以的成见也是个人因素问题,绝对不能因为这样而影响了汪谋的心血。



“恩。”



听到了念柳嘉的应承汪谋问向了在摄影机中央悠闲的看剧本的羽西“羽西,你那边准备好了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比了一个‘ok’的姿势。



汪谋示意念柳嘉过去,冉雨做到了一旁的位置上。庄楠西也做回原位再次端起茶放在鼻前,让清淡的气息流进心里。



“美女,合作愉快。”余风笑嘻嘻的伸出了手,念柳嘉看也没看,淡淡的说“合作愉快。”



汪谋专注的观察着每一个小细节,手势一比,所有工作人员都进入了专业状态。



这一段是最考演技的内容,对余风来说觉得没问题,汪谋也是兵行险招。他相信何玲更相信念柳嘉。



稀里糊涂的应允



讲的是,公主偷逃出宫,遇到了爱情,造化弄人爱上之人却是敌国王子。而现在要让Nanci过目的这段便是公主与王子分别。这不正是她和箫南飞的翻版吗?而不同的只是这次是她要看着王子绝尘而去的背影,是多么可笑。



庄楠西突然后悔让她试镜了,他看不下去她用其他的眼神看着别的男人,眉头越长越紧的看着那两个正在演戏的人。可是他为什么感觉不出念柳嘉是在演戏?而是真的在体验那眼的爱情,手中握杯的力道也加重了。



“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么?你当着要负我?”念柳嘉哀怨的看着羽西,当日如果是像这样的情形,那么她是否就不必哭哭等待,等来花轿临门新郎却不是他的残忍事实了。悲痛的情绪翻涌着,眼泪艰难的含在眼眶中。



“你说呢?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余风很快的就入戏。把男主的愤怒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就是你的答案?因为我的身份?”话里带着凄凉的味道,与她对戏的羽西也深深陷到那样无助的眼神里。还有一瞬改剧本的冲动,让她露出喜悦的模样。只是一秒,随后就意识到了这是演戏,只是演戏而已。一个新人有这样的能力,实在让人觉得可怕。



“哈哈,哈哈。原来我得到的只是欺骗,只是欺骗。”羽西猖狂的大笑,眼里的哀伤感染了周围的人员,这一幕像是真实的发生着而不是演戏,都不由感叹他不愧是天王级人物。只是他们都不知道,他今天根本没表现好,他的光芒被念柳嘉那样清澈的眼睛掩盖住了,他今天只是一个陪衬。



念柳嘉一把抱住了余风“我们找个世外桃源,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淡夫妻好吗?远离一切功名利禄。”真真实实的恳求,甚至是祈求,一个被爱迷失了心智的小女人,一个不知材米贵的单纯女子。如果当初她可以放下尊严,像这一刻这样紧紧的抱着他不放,他是不是就不会再也不出现了?他,是在怪她吗?



稀里糊涂的应允



掰开念柳嘉的手,一把把她推到了地上,虽然知道剧情需要还是不敢用力推。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现在的念柳嘉脆弱的像一个水晶娃娃,只要他用力就会把她摔碎。



   余风甩袖扬长而去,带着凄厉的笑声“我要的是至高无上的地位。”



念柳嘉静静的侧躺在地上,镜头拉近给了她一个大特写。她没有说话。她在笑,笑得那么美。



可是为什么没有一个跟着她笑呢?反而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道沉重的气息压迫着。怎会这样?



“哈哈哈,权利,原来我比权利都不如。这就是我的爱?”晶莹的液体滑落到了地面,消失了。猖狂的笑意让人想冲过去保护这个受伤的人,她的伤在心上,看不见,却比谁都痛。箫南飞也是这么想的吗?回去之后斟酌再三发现自己根本比不是他将来巩固的地位重要,所以无踪无影消失在了没有她的世界里?那她的等待是什么?换来的是什么?不是允诺不再想他?不是允诺一切都随着玉佩埋葬了吗?怎么还会有眼泪呢?原来泪水不是说不流就能不流的。



四周寂静得诡异。直到汪谋喊停。就这样没有‘ng’一次便过。大家都高兴得鼓掌奖励着念柳嘉,而她好像没听到,依旧沉浸在戏份里。大家都由衷开始佩服这个看似花瓶却能如此尽职的女子,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满满的赞赏。



‘啪’杯子与地面接触的声音,清脆动人,只是在这样的时候没人会欣赏它美妙的声音。因为这一声打破了大家喜悦的心情。



都把视线转向声音的来源。一双充满气愤的眼里,红得可怕。



念柳嘉演的不好吗?若非亲眼所见可以说是汪导徇私。可是有看到这一幕的人,绝对没有一个人敢否认念柳嘉。难道Nanci是因为不想把主打衣服给念柳嘉而来特意刁难?就像当初谷一婷一样?原本还以为谷一婷真的是气质不足,后来她精彩的表现大家也是有目共睹。



稀里糊涂的应允



可是当时还是感觉有缺漏,还相信Nanci的审美。可如今他这样的行为,难保别人不多想。念柳嘉那样到位的表演,怎么他看完之后会有这样异常的行为呢?连两侧冷静的保安也纳闷了。刚刚念柳嘉演戏时,其实他们都失职了,都偷偷的看了她,都深深的险进了她哀怨的眼神里。Boss似乎有点不对劲?



庄楠西二话不说,起身便走。两侧的保镖也紧随其后。又是一道人为的壮观风景。只是这道风景没有人愿意去欣赏,都不由得皱起眉头来。念柳嘉到位的表现皆是有目共睹,联想起谷一婷的那次,难道庄楠西是因为~~~



太可怕了,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庄楠西反手扣了扣袖子的纽扣,心烦意乱的他却怎么也没扣好,一下用力过度,纽扣掉到了地上。



“我演得不好?”当庄楠西看向地上的时候,念柳嘉已经把那颗纽扣递到了他的面前。庄楠西脸上闪过一丝诧异,稍纵即逝。念柳嘉本来就轻功绝佳,所以只要她稍一施展,步伐一般都在人之上。要不是了解到这里和惜银国存在的差异,她早就腾空而起了。



“就算要砍人脑袋也得有理由吧?”看着她天真的眼睛,怎样也无法联想到她可以拥有那样悲伤的情绪。



理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发什么疯,如何给她理由?难道要告诉她,我看不惯你在我面前心里想着别的男人?难道要告诉她,他就是看不惯她充满哀怨的眼神却不是因为他?难道要告诉她,她只能是他的?



“想知道理由?”依旧面无表情的冰冷。



“我有权利可以知道。”理直气壮的她给了庄楠西更一重的兴趣。他还真想看看这样娇柔的身躯下还有多少让他感到不可思议因素。



“我有权利不说。”绕过了她,不想再看到她的眼睛。那样清澈的眼前却看一眼就会深深的陷进去。还不到两天,他的反常举动何止是外人看了一头雾水,自己都莫名其妙。也许念柳嘉会妖术吧~~~



稀里糊涂的应允



“你会说的。”



当念柳嘉不容置疑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真的有一刻动摇了。论事实,是众人有目共睹。可是他却犯了大忌的感情用事。“你这么有信心?我不想做的事,很难改变。”



“很难,代表有希望。”



“太自信的女人永远成不了大气。”无疑被庄楠西道重了一点。自从有了‘魄’之后她好了很多平时的沉稳,也确实给自己招惹了不必要的麻烦。正在想着应对的时候庄楠西又开口了。



“那么想穿我的设计?”



“不,只是不想自己的努力被否认,仅此而已。”



“很好,既然你想要我可以满足你,不过代价也绝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邪恶的笑容念柳嘉也只是一笑置之。那么老练的一个人,竟然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欲盖弥彰的话,非但没给他自己台阶下,还让自己简直承认了自己的孩子气。原来再成功的人,还是需要岁月的摩挲。



“请你吃晚餐?”话一出口念柳嘉知道自己的冲动又给自己招惹了不必要的麻烦,要摆脱估计也不是易事。



和念柳嘉一样诧异的当然就是庄楠西了,他已经开始怀疑这女人的思维是什么构造的,怎么那么没有逻辑却又好像一步一步在计划着什么。好,既然要玩,他就奉陪到底。都忘记了他的office那堆积如山的文件,和那摄影棚里等着他去改装型的名模吴可心。两人谈笑风生,身边的助理却急得火烧眉毛。



“总监,这吃饭可不可以下次?可心小姐还在等。”助理思前想后之下还是说出了一路上想说的话。明明知道庄楠西最讨厌别人来左右他的决定,不过今天既然有人破了一次例,他这个跟随多年的助理肯定也没问题,想着想着不由得对自己的地位自恋起来。



得意的表情还维系不到三分钟,就看到了那千年冰山的眼神中带来的寒意,识趣的闭了嘴。可是,总监不是好色之人呀,难道就因为这女的长得好看了点?男人啊,始终过不了女人那一关。冷情王子也不例外。



稀里糊涂的应允



“这女的?怎么这么眼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