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第1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蠲赖奈恢茫阉谌氲交小2皇撬当戆茁穑克且桓霾簧贫髋有乃嫉娜耍恢浪枰氖歉嗟牧α坷幢;に氡;さ娜恕



“带我来只是为了你自己画画?如果是,那你也画好了,我可以走了吧?”指间沙在她把话说完之后悄无声息的流完了。拍拍手,让那些粘在手上的残余沙粒不再停留。正打算起身,又被庄楠西拉了回去。



“不是。”简短的两个字却勾起了念柳嘉想继续听下去的好奇心,之所以愿意跟他来就是为了看他搞什么名堂。既然也无聊了那么久更不在乎这一刻了。



隔了好一会,庄楠西才犹豫不决的从背后拿出了一张纸。“给你。”



纸有些褶皱的感觉,应该是在庄楠西纠结要不要交给她的时候弄的吧?这男的还真让人跌破眼镜。时而冷漠时而腼腆。明明刚刚还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大男人,现在看起来感觉是一个害羞的小男生更多。



轻轻展开纸。里面出现了一个女生。一个只有背影的女生,撩拨着地上的沙子,似乎是一瞬间的幻觉,那些在她手中的沙子是会流动的。这不正是她刚刚的动作吗?原来全都掉到了庄楠西的眼里。只是这身上的衣服~~~



“是你,那是我为你设计的嫁纱。”看出她眼里的疑问庄楠西悠悠开口。也许设计一件嫁纱而且是一件临场发挥想象的设计作品对任何设计师来说都没有什么。可是对于庄楠西却蕴含着某种深度的意义,曾经他说过不会在为任何人设计嫁纱,看来真是世事难料。今天的他反常了。



“很美。”念柳嘉嘴角微微上扬,不得不曾任这幅画是用‘心’画的,比起昨天的那一幅有过之无不及。



稀里糊涂的应允



“喜欢就好。”简单的看到念柳嘉一个笑容他就感觉到了自己的满足感,看来他真是疯了。原本只是在潜意识里想把她据为己有,好好让她与自己分享他的一切。只是这样而已,从来没有打算过要为她设计花嫁,这是怎么了?莫名的因素也让自己开始忐忑不安。



“你不会打算用这张画就来收买我吧?”半是调恺半是讽刺,只是她好像又很喜欢这幅画。



“你不要就还给我。”伸出了手打算拿回他的自作多情。



“谁说我不要的?给别人的东西不可以收回去的。”猛的一下把画藏到身后,生怕他会抢回去。一系列动作做完之后才发现这样的举止幼稚到了极点。又不知道该怎么做下一步。



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念柳嘉的心都开始了两面的斗争。



一片寂静,尴尬的两个人都沉默着。海风呼啸,浪花打在沙滩上。衬托着她无可挑剔的容颜。终于都按捺不住了。



“我~~~”



“我~~~”



“你~~~”



“你~~~”



“你先说。”



“你先说。”这样的异口同声让两个人都只能无奈而笑。最后又沉默,暧昧的气氛诡异的上升。



隔了一会,念柳嘉率先开口了。“很晚了。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进去了。”眼下的沙滩正是他们昨天相遇的地方,也就是说念柳嘉要回家只要走几步就可以了。一直陪他这么耗着只是想看看他是怎样表白的。



想想也好笑,一个人人敬畏的人物,情调却让她不敢恭维,实在不想在浪费时间。



“你始终不答应?”这次他没有再拉住她,只是朝着她离去的背影呼喊着。



始终不答应?他就给她一副画要她答应什么了?这不是莫名其妙吗?心中一小簇怒火开始燃烧。深呼吸了一下,打算再次举步。



“跟我在一起,享受我拥有的一切。”这一声呐喊充满了力气,充满了情意。他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物,他更是一个单纯的人物。这就是她给他的评价吧?矛盾的评价。



稀里糊涂的应允



“你混蛋。一幅画就要绑我一辈子?没见过你这样表白的。你是在表白还是在谈判桌上宣布你的条件啊?”念柳嘉一气之下迅速转身,边骂边走,走到了他面前的时候刚好话也说完了。



庄楠西先是一愣,而过了一下又破口大笑。强而有力的臂弯深深的把她揽在怀里。“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没有,就考虑试用你一下,试用期一过你要是不合格我直接炒你鱿鱼,没得商量。”倔强如她,怎么可能告诉他,她已经被他感动了呢?而被什么感动了却连她都不知道。记忆中他根本没做让她感动的事,没说让她感动的话,可是她的心就是被他俘虏了。一切来得那么突然,一切那么不明所以。



也许这一刻她真正遗忘了箫南飞了吧?想不明白自己心心念念的箫南飞竟然被这个才见过两次面的人打败了。是她骨子里就是希望被人爱的人,所以箫南飞的失约成了疙瘩,而庄楠西的追求是抚平?还是她对箫南飞压根就只是一场梦?一场她一直不愿醒来更不愿面对的梦?



“试用期是多久?”



“视情况而定。”



“呵呵。”



“呵呵。”



爱情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认为他是你的唯一的时候,他永远不会正眼看你。当你想要放下的时候,过往的回忆却让你割舍不下。而当另一个对你付出了同样情感甚至更多的人出现时。你便会开始怀疑,他是不是你真正的幸福?所以会尝试着让自己去接受,当投入到另一段感情中的时候,你会发现,心中受过伤害而筑起的藩篱早已不攻自破。



携手漫步夕阳,不求天荒地老,但求真心真意。这是念柳嘉一直以来对爱情的期许。今天她拥有了。一切来得那么突然,所有的事情她都还整理不出任何的头绪就深深的陷了进去。只是念柳嘉知道,她会答应都是因为画中身上的花嫁。



箫南飞



南飞,我等过了,曾经我以为为我做花嫁的人定是你无疑。如今我已经穿过一次花嫁了,不是你。如今有人帮我设计花嫁了,那个人依旧不是你。也许在你知道我身份的时候,露出的难以置信和自欺欺人我就该明白,你根本放不下。



可是我错了,我装作不曾看见,把你的诺言当成了等待中精神的支柱。不是早就改明白了吗?看来自欺欺人的不止是你一个。誓鼎说这是一个异时空。和惜银国是不同的结界,这是否意味着当你‘长大’了,想通了。却过了两年之约,过了我欺骗自己的心给你的唯一机会。



我们的身份早就给我们的爱情划上了一条不能逾越的鸿沟,都不说,不代表都不知道。你有你的抱负,你有你的帝王梦。而我不同,我为我生在帝王家而感到无奈。自古帝王皆无期,当你踏上了那个位置的时候可能只有到老去的时候才会想到一个王的苦累吧?你许我‘溺水三千只爱一瓢’,只是这句话连你自己说出来都少了信服力。我不是一个心胸宽广到可以众女共侍一夫的人。等着你的浪迹江湖,而如今我却才真正的死心。也许是因为我长大了,也许是因为我觉得我对你的爱原来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伟大。



南飞,我幸福了。身边牵着我的手的人可以给到我想要的幸福。也是你一辈子无法给我的幸福。少了我的负担你应该会真正幸福吧?母仪天下我没那个风范你知道的,祝你幸福。



看着苍穹的流云,念柳嘉心中一片明朗。放下的感觉真好。海风的味道真好,有人牵的感觉真好~~~



“楠西,我现在很幸福。”似乎是自言自语,似乎是在对庄楠西说着,庄楠西也只是淡淡一笑。幸福?她幸福?是他给她的幸福?幸福就好。他也幸福,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真正的幸福。幸福原来可以很简单。他原来也可以少了算计得失,一心付出得到幸福。



箫南飞



“ 滚。”晨曦国太子殿一片狼藉。桌面上地面横七竖八的躺着三四十只空瓶,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酒味,地面也有酒浆溅撒的痕迹。



箫南飞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只要有婢女进来打算收拾就会被他用剑吓得不敢动弹,然后流着眼泪退了下去。



箫南飞口中不断的呢喃着“嘉儿,嘉儿。”脸贴着随身佩戴的玉箫,他是一个多么自命风流的人,可是这一次他承认他载了。栽在了一个敌国的公主手上。



一年之约早过了,可是他却没有能力拜托王父的钳制,更明了的说应该是他舍不得。他只是一个失宠的昭仪生下的不合时宜。自幼他的父皇就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他的眼神只会流连在他骄傲的大儿子身上,那个独宠后宫的丽妃所诞下的第一个皇子,皇子一出生就铺满了康庄大道被立为储君。



而他呢?他算什么?一个众人眼中挥霍无度的纨绔子弟。一个流连青楼的浪荡子。谁都不知道,这样毫无威胁的皮囊下面装着一颗要作用江山的心。



他等,等待着最好的时机,让他高高在上的父皇看到了自己最宠爱的女子原来骨子里比青楼中的卖身女还不堪,和自己以为最忠诚的在他几乎夜夜到来的床上翻云覆雨,还传出了兴奋的娇嗔。他那么骄傲的父皇怎么可能受得了?三尺白绫是最大的恩赐。



而他还是棋差一招,太子的聪慧和文武双全让众臣为其求情,而他的王父也是爱才之人,怎么说多年来的疼爱也不全是爱屋及乌。



他还年轻,可以继续等,只要是人就会有纰漏,只要没人发现他放纵自己私下的这一幕,他就一定可以安全的达到目的。他要让他的王父再次正眼看下当日他强抢下旨赐婚而不能与青梅竹马共结连理的绝色女子,今日是何容颜?



不知是他运气好还是有贵人相助,他得到了一条惊人消息,‘太子招兵买马,有反之意。兵器藏于太子府密室之中。’



箫南飞



巧妙的把这条消息让人‘不小心’的透露给皇帝听,皇帝亲自率领军队包抄太子府。他跟在身边,那日的太子一身素衣,身上还隐隐透出王者风范,不过可惜了明年今日就是他的忌日。



太子微微一笑,抿了一口藩王进贡给他的茶叶“茶不错,看来我心太急了,要真正做到了那个位置才可以接受进贡,那样我就不用担心不能多喝几口了吧?”



“朕待你不薄,为何要反?”皇帝的心像是被刀割般的疼痛着,眼前要置他于死地人,就是他的寄托?他的骄傲?



“是,但你忘了,我的母亲是被你杀死的。作为儿子我有必要帮她报仇。”



“那是她咎由自取,朕给她任何人都不曾得到的宠爱。可是她却背叛了朕。是她不识好歹。早知会有今日的局面朕就该让你这逆子一同去陪她。”报仇两个字生生刺痛了皇帝的心,他最引以为傲的儿子,为了一个贱人跟他造反?滑天下之大稽。龙颜大怒。



“是,母妃万死不辞,但她是我的母亲。”



“逆子,我还是你的父亲。”



“儿臣知道,本想弑君之后自刎,今日看来是时候了。”说罢太子掏出腰间佩剑,青衣随风飘拂。



侍卫机敏的把皇帝围成一个圈,形成铜墙铁壁。没有皇帝的指令没有任何人敢轻举妄动。结果太子的动作只是为了刎剑自杀,鲜红的血液刺眼的从他的脖子上流下来。皇帝看到这一幕推开了侍卫抱起摊在地下的人,不断的说“儿啊,儿啊,你这是何苦?”少了畏惧的危险,地上的人只是他的儿子。



“王父,那是我母妃的遗愿,儿臣一定要帮她做到。这也是一个解脱吧。”断断续续艰难的把话说完,太子便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太子畏罪自杀,储君之位一直悬着,知道三年前箫南飞率兵抗战,凯旋而归时,众人才知道他的放荡只是在掩盖自己的锋芒,保全自己的安危。理所当然的搬进了太子殿。



箫南飞



得到的这一切在外人眼中看来只是运气好,可是有谁知道他在背地里付出了多大的努力,虽然那些事他不戳破也迟早有一天会爆发,他只是给让事情提早发生而已。



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可是却在得知了念柳嘉的身份之时想过要放弃。他不能让她做晨曦国的皇后可以让她做他箫南飞唯一的妻子,诺言轻易许下。



回宫之后看着母妃现在的生活环境又欣然不已,母凭子贵现在他的母亲才是那个艳压后宫的女子。他怎可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他的宏图大业锦绣江山。让他的母妃再次过回从前的日子?他决定只能付了念柳嘉。



她要成亲了,她终于要成亲了,他是不是应该觉得解脱了呢?可为何得知她在迎亲路上被风所袭下落不明之时他的心会那么剧烈的疼痛着。



原来他对她的爱早已超过了自己的想象,只是他当时放不开,如今没得放。



堕落颓废缠绕着他,“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