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帝女劫:公主闯荡娱乐圈- 第1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原来他对她的爱早已超过了自己的想象,只是他当时放不开,如今没得放。



堕落颓废缠绕着他,“嘉儿啊,嘉儿,如果可以再选择你还会选择信我么?一定不信吧?其实你应该知道我做不到了。为何还那么傻?”



是的,当然雪山之巅自己的不坚定早被嘉儿看着眼里,她不点破,他的心更揪得紧,生怕她连一个机会都不给他。也许她给了他机会他就可以做到吧?当时是这样想的。然,她给了他机会,结果他却放不下了。千千万万的子民,费尽心力的地位。



借酒消愁愁更愁。




【现代】



“我进去了,你开车小心点。”漫步沙滩,同看日落,她向往已久的生活,给她的便是身边人。有时候幸福就在身边,来得很突然,抓住了,就好了。



“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



“恩。”念柳嘉知道如果她再不走进去庄楠西一定不会离开的,这样下去估计他们到晚上还是站在原地。打开了门,再关上了门,伏在门上才听到了庄楠西离开的脚步声。



不被认同的爱恋



笑容在脸部扩散,她找到了,找到了她要的幸福了。给箫南飞的爱会永远珍藏在心灵的最深处。她不用在装傻充愣的去配合已经知道不能改变的事实。原来放下这么简单。不同异空的箫南飞,希望你可以明白,可以放开吧。



“笑成那样,捡到宝了。”坐在刚好对门的沙发上,冉雨不段的观察着念柳嘉的行为。这一进门的举动就让人看了觉得有很大的问题,看来要好好的‘严刑逼供’了。



“雨,我恋爱了。”现在的念柳嘉和冉雨已经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而现代的生活节奏和说话术语也在‘魄’的帮助下没闹出任何笑话。



“别跟我说是Nani那小子。”夹了一块冰放进了酒杯,一脸不以为然。



“是他。”



‘噗’刚到口的红酒杯喷了出来,弄得桌子看上去不是一般的恶心。



念柳嘉急忙上前抽出了面巾纸给她,又赶忙的收拾起来。她要正视这些看起来恶心的东西,她早已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这些是她必须去面对的。



“柳嘉你没开玩笑吧?”擦了擦嘴巴的痕迹,靠近了念柳嘉希望从她嘴里听到否定她的话。可是没有,念柳嘉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微笑的回答她的疑问“没有。”



“你没发烧吧?”伸手要去探她头上的体温,还悬在空间便被她惯性的打开了。



“没有。”



“天啊天啊???这什么社会?如果我没记错你们是第一次见面吧?你该不会就是因为要得到那个服饰的专属才和她在一起的吧?如果是因为这个你大可放心,谷一婷当时没他赞助的主打照样红了起来。你的实力不会比她差,压根不用顾忌这个问题。”滔滔不绝的话进了念柳嘉的耳朵里觉得一阵好笑。想不到在这里她才可以得到真正的朋友,只有关心,而不是因为身份而唯唯诺诺。



“你还笑得出来。赶紧的打个电话跟他说清楚,主打代言咱不要了,不稀罕。”口袋里掏出的手机死命的往念柳嘉手里塞。好像‘被迫’交往的人是她。



不被认同的爱恋



“雨,你想太多了。”对冉雨紧张的行为念柳嘉只能感到无奈,似乎她连给她说的机会都没有。一笑而过,多玩一下她也不错。想着想着笑意更浓了。径直的走入厨房。洗碗盆的水龙头流出了清澈的水流,就如同她此时的心,不再有过多的污染。



“不是啦柳嘉你听我说,Nanci那小子是厉害不过未必适合你。”急急忙忙追了上去,就怕念柳嘉一个行差踏错毁了一辈子。她是她认定了的朋友,羽西之后她唯一认定的朋友,她不能有事,她不能让她受伤害,她要保护她。



“哦?怎么说?”看也不看冉雨一眼,却完成可以想象此时如热锅上的蚂蚁的冉雨是什么表情。



“我说你有没有脑袋的?见过一次面就跟人家在一起了,亏我还觉得你聪明呢,你脑子怎么比猪还不如啊?”泡沫星子差点直击念柳嘉的脸部。



“哦。”



“我说你给点反应吧,要是被骗了你别哭给我看。”



“不哭。”



冉雨实在忍无可忍,一把纠正了念柳嘉,“你有没有搞错。你就算要交往也要看对象,你了解Nanci吗?”



“不了解。”



“那你还?我简直对你无语。”史无前例的挫败感,冉雨几乎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这难道就是平日里被何老师夸很聪明的人?为什么在感情方面如此随性堪称白痴?



“雨,直觉告诉我那是我要的幸福。”擦干了自己的手转到身后去拿了两瓶可乐。递过一片给冉雨。



“我不喝,这就是我和你的区别。你没有爱喝的东西可以将就着喝可乐。而我独爱红酒,所以我宁可渴死也不会去碰那不是我要的东西。懂吗?”



“不懂。你是爱情哲学家,我只是一个小学生。可是我有小学生天真的想法,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感情的东西不能以价值来衡量的,爱过就是了。”



“那你有爱吗?你们才见过一次。还有你的萧公子呢?就这样放开了。”几个月的相处冉雨对念柳嘉和箫南飞的事情也几乎很清楚。只是念柳嘉隐瞒了时空的问题,只告诉她箫南飞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刚好他们两家是敌对。冉雨也时而调恺的叫箫南飞叫萧公子。



不被认同的爱恋



那样轰烈的与家庭抗争的爱情勇气让冉雨钦佩不已。然而就一天就一天念柳嘉就转移了目标。



“是他负我,我们之间本来就该在山上之时断了。我知道他做不到,可是我依旧给了他机会,一定要到了最后一刻我才死心,这也是我自找的。我没有他要的地位重要。”简单的说出了她心中真正的想法,没有难过,反而是一种解脱。一直以来说服自己不要去承认的事实,今天说出来了,反而舒坦了。也许早该这么做了。



“那也不代表你可以跟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这么草率不是吗?这是你的幸福,感情不能意气用事,更不能玩。”冉雨一瞥往日玩笑态度,认真的眼神反而看得念柳嘉浑身不自在。



“别那么严肃。”推了她一下,缓解了一下气氛。



“这是你的事,我太八卦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以为说什么也无效了,冉雨耸耸肩,也不想再废话,就当她多管闲事好了。



“回来啦,小气鬼,刚刚逗你玩的。”



冉雨一阵欢喜,冲上去激动的握住了念柳嘉的肩膀,“这么说你没和Nanci在一起?被你吓死了你都不知道Nanci在业界被人誉为什么。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被誉为什么?”



“冷情王子。”



“咳咳。”冉雨的话刚说完,‘冷情王子’这几个字说完之后,念柳嘉差点没把口里的可乐喷了出来,但是还是被呛了好大一口。“冷情王子?哈哈。”就庄楠西向她表白的那个模样?还铁面?



“恩,以冷血著称。”



“其实他挺可爱的。”想到刚刚海边的情景,不知不觉的就说出了这句话。



“可爱?我看你真是病得不轻。反正没跟他在一起就好。”



“我们真的交往了,逗你玩是刚刚看你的样子没把话说完整。”



“什么跟什么?你,你再说一遍。”冉雨目瞪口呆,嘴里都可以塞进一颗鸡蛋了。



“其实我和他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和他在一起是因为一个感觉,说不出的感觉。雨,相信我。”



不被认同的爱恋



“没眼看你了。”扬手一挥,走了出去,不是她不够朋友而不祝福他们,而是这样的一对压根不沾边,看来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她是山顶洞人,还是识趣点好了。



看着冉雨离去的背影,念柳嘉的心突然很痛恨痛,这是怎么回事?仿佛曾经也那样真切的发生过。



不知道是怎么走回了房间,阳台的摇椅现在成了她舒适的港湾。静静的闭上眼睛用心感受着一切。



“公主。”一阵飓风伴随着一个声音飘进了她的耳朵里,猛的一下睁开了眼睛。誓鼎,是誓鼎。



“你终于来了。”似乎对这一切的到来都没有感到惊讶,反而是在久候。



“末将来此请公主恕罪。”拱手作揖,毕恭毕敬的样子给两人划开了一道等级分别的线。



“说吧。”



“公主知道,末将的来意。”九公主不愧是九公主,虽没了当日的灵力。可洞悉力始终没减退。



“你来肯定有事才会来,三个月了,也是时候了。”细细的端详着自己的纤纤玉指,有意无意的瞥了誓鼎一眼。



“公主不能和庄楠西在一起。”誓鼎看起来还是恭敬的态度,可是他说话的语气却是不容反驳,不像是下属在禀明什么事,更像是在要求~~~



“命令本宫?”



“末将不敢。”



“不敢,不敢,你今日到是把话好好给本宫说清楚。本宫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念柳嘉用力的拍上桌子站了起来。一瞬间,惊觉自己的失态便缓步走到栏杆处,借着海风平息自己。她失态了,不明缘由的失态了,潜意识里激发出来的莫名因素,连她自己也无法控制。



看来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不瞒公主,庄楠西的只不过是三魂七魄中的一魄二魂罢了。命运与公主纠结。”



“说重点。”



“公主,有些话天机不可泄露,但誓鼎定当全力保护公主安危。”



回忆



“哦?就你这样神出鬼没?若有危险恐怕待到本宫身首异处之时你才出现罢?”徐徐转身,夜空中誓鼎没料到念柳嘉会突然转身,眼神毫无避忌的落在了她的身上,一眼便收回。只是锁骨处的桃花花瓣,那样的绯红,他还是看到了,夜空中寻常人无法看清,而誓鼎却知道,那可是王母的心头血啊。



“公主三思。”答非所问的话却让念柳嘉沉默了。



“你知道本宫的想法?”



“末将略知一二。”



“说来听听。”海风吹得她有了一丝凉意和倦意,还是摇椅舒服。又重回到了座位。



“末将遵命。”



“~~~”



看出了念柳嘉的不耐,誓鼎也不再拘泥,现下还是控制公主和庄楠西的距离要紧。“公主可还记得您的师傅?”



“师傅?”低吟着,而按在桌子上的手已然微微泛白。师傅师傅,脑海里浮现了那喜剧般爱恨交叠的血腥场面。



那个时候她年仅十岁,可是酷爱习武,宫中的普通的侍卫碍于她的身份实在不再是她的对手。皇帝托了江湖人士把念柳嘉送到紫竹林。她的命运也许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



“你是一个公主,要成为我的徒弟必须考虑清楚。我有权利可以管你,骂你,甚至打你,如果现在后悔还来的及。我向来不强求无心之人,行尸走肉不配做我的徒弟。”紫竹林中天下第一怪剑楚夜归穿着一身黑色长袍,腰际佩戴着那块传说中从不离身的宝玉。俊美的五官上没有一丝笑容。他犀利的眼神居高临下的看着个头还不到他肩膀的念柳嘉。



念柳嘉壮了壮胆抬头挺胸,用稚嫩的声音,说出底气不足假装老成的话:“本宫,本宫才不怕呢。本宫是惜银国的骄傲,没有任何事可以难倒。”



“好,不过以后在我面前你最好不要以本宫自称,我传授你武艺不是因为你的身份,反之,还因你的身份我才会考虑那么久是否要收你为徒。”楚夜归眼睛略带几分赞赏的说着念柳嘉,只是语气还是犹如寒冰。



回忆



“哦,弟子谨遵师傅教诲。”念柳嘉见况,单膝跪下,把手中皇帝特意为她铸出来的‘紫云剑’放置地上,行三叩首之礼。



楚夜归看到念柳嘉的小小年纪便这般懂事心里有股说不出的喜悦,而她刚刚倔强又逞强的表情跟‘她’小的时候真像。



“起来吧,从今日起你每日平旦就必须来竹林见我,我没有等人的习惯,今天你先回去吧。”楚夜归转身离去,一瞬间看不到他的人影,但他的声音平稳的传达到念柳嘉的耳里,没有半分含糊。念柳嘉心想:“这便是传说中的‘千里传音’么?”。雀跃不已,转身走出紫竹林,守护在此的御林军随着她身后而去。



翌日,念柳嘉早早便在紫竹林等候,却迟迟不见楚夜归的到来,不由得在林子里来回走动。她并不知道楚夜归早在竹楼上看着她焦急的面孔,只是他依旧悠悠在雅座品茗。



直到午时才来到了念柳嘉的面前:“小丫头挺有耐心的,你的手下要是看到你晒成这般模样,回去会受罚?”



“要习武徒儿早已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